Wednesday, December 22, 2010

通用汽車上市見證市場鐘擺

2010年快近尾聲, 後金融海嘯的過去兩年, 市場反彈之快之勁, 令不少人大跌眼鏡. 美國通用汽車的劫後重生便是一例.

上月中旬, 美國通用汽車重新上市集資231億元(美金。下同), 是歷史上最大宗的IPO, 比中國農業銀行今年上市時的集資額192億元還要高. 通用汽車在2009年6月申請破產保護令後, 美國政府、債權人和股東之間的角力柳暗花明, 由破產到火鳳凰重生歷時僅僅十八個月.

通用汽車的重組曾經惹來不少爭議, 這次的金融風暴的後遺症是民粹主義膨脹, 在中國如是, 在歐美亦一樣. 奧巴馬親自介入的通用汽車重組方案, 要求債券投資者妥協, 以成全代表退休工人的工會利益. 純粹從法律觀點看, 債權人的利益是凌駕於養老金受益人. 奧巴馬托賴民意的支持, 對舊通用汽車債券投資者不假顏色. 結果債券投資者只可以換得10%的新通用股份, 比工會拿到的17.5%還要低.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淘盡多少龍頭企業. 上世紀初, 美國有接近100所汽車公司. 經過半世紀的汰弱留強後, 餘下舉足輕重的就只剩三家. 然而, 好景亦不長. 今次的金融海嘯, 三家汽車公司僅有福特倖免於難.

汽車工業曾經是美國經濟的支柱, 當年我工程系的同學, 很多畢業後都希望能夠加入油公司或汽車企業. 羨其薪高、工作穩定、機構大、發展機會多. 時移勢易, 隨著日本汽車工業的堀起, 美國的汽車行業被視為不思進取、技術落後. 其實近年美國汽車公司的生產力已經急起直追, 奈何競爭力受制於勞工成本 (包括退休金等福利)太高.

通用破產前夕, 我在電視上觀看新任總裁Fritz Henderson(通用汽車過去兩年三換總裁)推銷公司的新政策和架構, 說服力非常一般. 作為一所資產曾經近仟億的企業領導人, Henderson的表現僅是合格而已. 感覺上這最近二十多年, 美國大學的精英首選是顧問公司、投行和高新科技、汽車工業已經吸引不到人材.

新通用汽車上市, 股評家起初都認為估值太高, 但結果投資者反應熱烈, 以超上限定價. 很多人覺得眼下的市場是不理性的冗奮. 市場像鐘擺, 永遠都是矯枉過正的, 全世界的投資者都在關注什麼時候資產價格的鐘擺會倒頭走. 然而, 資產價格可以復蘇, 市場經濟已經一去不復返. 金融海嘯證明資本家故不可信, 救市更要靠政府不可. 仇富再加大政府正方興未艾, 短期看不到有任何轉勢的迹象. 有人覺得奧巴馬領導的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失利, 是華爾街戰勝主街(Main Street), 我想這是保守派人士的一廂情願而已.

在此順祝讀者諸君有一個愉快的聖誕及新年假期. 2011年1月5日再見.

(於2010年12月22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