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8, 2013

一樣的社會問題,不一樣的政治天空


上周我在新加坡公幹二,獅城政府推出人口白皮書,提出2030年全國人口激增至690萬,相對起現在的530萬,增幅達26%,在這個出生率偏低的蕞爾小國,增加那麼多人口,意味着新加坡會招攬更多的新移民。

和香港一樣,新加坡政府近年一直受新移民帶來的社會問題困擾,尤其是草根階層怨氣甚多,2011年的新加坡大選,執政的人民行動黨亦為此而失去不少選票。
白皮書公佈之後,接著來的數天,當地報章不論是連英文或華文,都以此作頭條,但大部分的篇幅都是從政府的角度去推銷(或稱解釋)這長達41頁的文件,我一個不為意,還以為自己在閱讀政府憲報。

政府的論點是:沒有新增人口帶來的人口紅利,新加坡的生產力會下降。過去30年,新加坡的勞動力增幅大約是每年3.3%,如果沒有新增人口,這增幅便會下跌至1%,政府覺得這是難以接受的。

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在想:同樣的問題,香港的傳媒會怎樣處理呢?我敢肯定這樣具爭議性的話題,反對派會大造文章:  罔顧低下階層福利、忽視環保、香港核心價值受損等等.  我是支持真理愈辯愈明的, 大前題是選民質素要高, 辯論才能產生正面結果.  換個角度, 弱勢的香港政府要真的迎難而上,而不是單叫口號,需要的是製造共識的大智慧,梁特首有嗎?

人口白皮書公布後,新加坡國家發展部發表了一份名為為我國未來人口打造優質生活環境》的土地資源規劃書,內裏提出要增加土地供應,以解決人口居住和公共設施的問題,方法包括新增填海面積52平方公里,釋放土地儲備和將全島現有的18個共佔地15平方公里的高爾夫球場在租約到期之後部分收回等等。

新加坡地方比香港少,但可開發土地的總面積卻比香港多,(香港郊野佔地甚廣,是土地分配政策的一特色),導致新加坡的人口密度是少於香港的一半。(見附圖)

新移民的融合是新港兩地政府面對的迫切問題,基於血濃於水,香港政府對大陸移民的政策更寛容,反之新加坡政府對外勞主要是從功利的角度去考慮(基於歷史原因,對來自馬來西亞現居新加坡永久居民倒是另類處理),早前新加坡便出現來自中國的巴士司機因為抗議外勞同工不同酬,非法示威而坐牢,最後被遞解出境。

返港後的周日,我代表香港社會創投基金(SVHK)探訪位於藍田的光房,光房計劃是一些有心人業主,將名下的單位按有需要家庭的付擔能力,收取低於市價的租金,減低受助家庭的經濟壓力,幫助他們融入社會。藍田的這棟光房住了三個單親家庭,代表不同年代的新移民,故事非常相似,大陸女人嫁了香港丈夫,一心以為踏上改善生活的台楷,來港之後生了小孩,怎料婚姻失敗,一人獨力撫養小孩,這些故事對曾看過天水圍12師奶》的讀者,當然不會陌生。

一周的經歷,令我感受到改變社會之難,和政治之擾人。



順祝諸位新春大吉!

(於2013年2月8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