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0, 2014

中國式社會主義只剩下一黨專政

這世界是有普世價值的。

和國內同事討論一些如何計算投資組合回報率的事情,因為意見不同,國內同事爭辯說:這是中國國情, 你得接受! 我一時氣憤說:一加一就是等於二, 難道在中國就變成三!

中信前董事長孔丹和招商局前董事長秦曉都是紅二代,文革時, 兩人就讀於很多高幹子弟學生的北京四中,也是紅衛兵組織『西糾』的領袖。  兩人後來都擔任過革命元老的秘書,孔是張勁夫的秘書,秦幫過宋任窮。早時,網上激傳二人就改革激辯, 甚至惡言相向。孔堅持走祖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秦支持普世價值。孔丹在新書《孔丹口述 難得本色任一然》說得很清楚:“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一黨專政”。

孔丹和秦曉都是紅二代的標誌人物。孔丹的父親孔原曾是中共調查部部長,調查是當時的特務機構;秦曉的父親秦力生是曾經和習仲勛一起在陝北當幹部孔丹長期在金融系統任職,後來接了王軍的位,當上中信集團董事長;秦曉先在中信工作,後轉到招商局任董事長。兩人都是國企體制內的高幹,理應維護建制利益,然而近年卻走上了大相逕庭的道路。孔丹堅持維護共產黨的利益,秦曉卻越來越擁抱包括民主的普世價值。

在孔丹眼中,紅二代就是共和國建國者的接捧人,他說:上一代傳給我們的使命是讓我們走中國道路而不能走別的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從這裡來的 ,他甚至認為沒有文革就沒有改革開放,民族災難是民族復興的前奏。

跟秦曉不一樣,孔丹沒有亮麗的留洋經驗,秦曉是劍橋大學經濟學博士,曾經發表英文論文,高中畢業的孔丹民革後直接考上研究生,是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的弟子。

網上流轉20137月北京四中校友舉辦老三屆校友會,代表維穩派的孔丹指責代表普世價值派的秦曉為共產黨添煩添亂,有傳聞孔秦二人甚至為此動起手腳。

我覺得保守派一個最強的論點是:中國經濟過去三十年長速發展,未來三十年機會無可限量,我們不應該在這時候為國家製造動亂,壞了大局。他們並且舉出很多民主損害經濟發展的例子,例如印度和菲律賓。

首先,我覺得經濟發展和政治開明不是相等的,地球上有些國家民主卻經濟落後,有些國家封閉但經濟發達,很多國家既民主復經濟發達,亦有很多國家既封閉復經濟落後,任何以偏蓋全都不是理性討論。我接受國家在某個經濟發展程度時,某類型的政治制度是比較合適的(但比經濟發達更重要的是人民的質素)。亦是基於這原因,我覺得無需將香港人現在的民主訴求強加於管理13億人口的中共政權身上,井水不犯河水可能對雙方更有利。香港起的是前瞻性的示範作用,而不是挑戰現有政權的革命種子。

民主並不是英美的專利品,民主是每一個發達國家的人民最終都會追求的,膽比天高的毛澤東將中國一下子從農業社會拋進社會主義,推反了祖師爺馬克思提出的資本主義社會過渡,很明顯,這實驗是失敗的,中國最終又跑回資本主義社會,不同的是這一次的資本主義的最重要資本是權力。

坦白說,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已經沒有多少社會主義!剩下的只是中國式而已。而中國式的現在進行式就是一黨專政。

 

(20141110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