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7, 2014

你忍心怪佔中三子嗎?


民意調查顯示香港市民對佔領行動越來越不滿,問反佔市民事件應該歸咎於誰?大部份人仍然很愛惜學生,歸咎佔中三子的卻接近三成,容我用簡化法去分析這個問題。

我是支持公民抗命的,但我不會怪這70%(相信數字仍在上升中)反佔領的人,畢竟香港市民的包容和體諒已經贏得全世界的尊重。佔領行動發生之後,我和不同地方的朋友就這事情交換過意見,當中包括大陸人、日本人、美國人、歐洲人、台灣人及韓國人,他們對佔中的看法受背景影響可能帶有偏見,但有一點大家都認同的是香港人是非常文明的。事情拖下去,很明顯反對佔領行動的人會愈來愈多, 但我沒有可能怪這些善良的香港市民。

我不會怪警察。很大程度上香港警察都是克制的,他們只是執行上級的任務。我們試想一下,政府是怎樣招募警察的?我們又是怎樣訓練他們的?我肯定招募警察的要求和招募社工有很大的分別,勇猛是全世界警察的特點這批人在受到挑釁時的反應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這裡無意為警察護短,應該調查的事情還是應該調查的但是說完全沒有示威者挑釁警察是令人難以信服的被人挑釁之後要保持冷靜和克制是警察的責任,這個要求並不過份警隊中有些壞份子做出越軌的行為,我絕對不贊成姑息但警察的反應,我並不驚奇

我也不會怪的士司機和受影響的商店東主,在一個民主的社會,每一個人都有權為自己爭取利益佔領行動影響到某些人的生計,這些人站出來反佔領合情合理當我聽到有旺角商店東主借出充電器給示威者充電,我非常感動,所以我鼓勵大家多給的士司機小費、多往銅鑼灣旺角受佔領運動影響的商戶消費

最後,你可以怪佔中三子嗎?戴耀庭最先提出佔中,很多人連他寫的文章都看不明白這次事件證明社會運動是有自己生命的,今天的結局不受控於三子,是他們的錯嗎中央和港府以法律的觀點歇斯底里地反對佔中,而不嘗試去理順究竟佔中所爭取是否有價值佔中的影響有一半是由建制和共產黨打造出來的佔中三子骨子裡像我一樣都是怕死的中產階級,他們只不過是為了一個信念而成運動的倡導者當中並沒有個人政治目的,他們既不是要競選議員、也沒有奢望要做特首依今天的情況看,運動退下之後,很多人會覺得這批書生是理念有餘,執行力不足,但你忍心怪他們嗎?  

如果要怪,我只會怪政府佔中行動發生之後,港府並沒有主動去尋求解決事情,而是利用香港不同階層不同利益團體之間的衝突來影響民意,希望令學生運動崩潰這是卑鄙的我完全明白香港政府政制自主的空間有限,但目下這個環境,他們能夠做亦都應該做的是再次與學生對話,而不是製造社會矛盾來 “贏”回這一場仗

大部份香港人,民主可能是很虛渺,醫不了肚,但是我們今天享受的“免於恐懼的自由”卻是實實在在的,這自由並不是一列順風車,我們可以完全不用付出便搭上我不要求別人做英雄,因為我不是,我只希望每一個人在享受這自由時,在個人的崗位上有能力有空間的情況下,能夠發聲

 

(2014111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