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4, 2014

債券天王謀浴火重生

美國企業的CEO向以高薪見稱。如果您的收入比全美十大銀行的 CEO加開來還要多,估量您的表現一定是異常出色吧!債券天王格羅斯(Bill Gross)去年從任職的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拿取2.13億(美元,下同)的獎金,這個駭人的金額比起美國十大銀行CEO(包括高盛、富國、花旗、大摩、美銀、摩根大通……)的收入加起來還要多,但格羅斯主管的旗艦債券基金PIMCO Total Return Fund當年下跌了1.9%,而在過去5年,基金表現只是中等。

格羅斯在1971年和另外兩位合伙人創立太平洋資金管理公司(PIMCO),公司前身是太平洋人壽保險公司(Pacific Life Insurance)下面的一個子機構,起初管理資產僅是 1,200萬元,PIMCO現時是全球最大的債券基金公司,2000年被今日全球最大的保險公司安聯人壽(Allianz)收購後,總資產高峰期接近3萬億,是全球最大的債券基金。

PIMCO並不是一家對沖基金,但它管理層的收入卻絕不比基金經理遜色。相比之下,2013年對沖基金經理收入之冠是SAC Capital的高肯(Steve Cohen),他拿了23。像PIMCO般的long only傳統基金,表現是以跑贏指數多少來衡量,因此投資者常常垢病:“這些基金經理追求的不是卓越表現,而是比行家略勝,這樣便可以保住工作”

PIMCO能夠發那麼高的薪酬,主要原因是規模效應管理1萬億和1億的基金,所需的功夫是絕對不會相差一萬倍,但基金的收費一般都是與資產值成正比,規模大的基金同樣的勞,卻是倍數的得,利潤自然非常可觀。其實基金收費已經愈來愈被挑戰。很多投資者-尤其是對沖基金的投資者,覺得管理費應該是用來支付基金日常開支,即使是要含利潤,亦應只是一點點毛利(cost-plus),只有在基金表現特優,替投資者帶來很大的非系統性收益(俗稱alpha)時,基金才可以收那麼高的管制費。

今年926日格羅斯宣佈辭任他工作了40多年的PIMCO,加盟對手駿利資產管理集團(Janus Capital Group)。格羅斯的退出肯定對PIMCO造成影響,剛過去的10月,PIMCO Total Return Fund就出現275億的退資,這已經是持續了幾個月的退資潮。總資產已經由高峰期2,930億跌至1,709億。PIMCO的大股東安聯人壽一貫地對PIMCO表示支持,安聯人壽的總裁狄克曼(Michael Diekmann)說:“我們花在PIMCO的錢早已經回籠”,這並不是假話,因為 PIMCO成功利用安聯的網絡促銷旗下基金,製造了雙贏。

格羅斯是一個難相處的上司、同事和下屬。市場傳言,PIMCO很多的高管都不滿意格羅斯粗暴的管理手法,向大股東安聯 投訴:“他不執包袱,我就辭職 ”,亦有很多人因為高薪而勉強留下來。但客觀地看,高薪以外,PIMCO能夠吸引了投資界不少最好的腦袋,格羅斯亦是有功勞的。 今年1月,PIMCOCEO 埃里安(Mohamed El-Erian)據聞因為和格羅斯合作破裂而辭職(在基金行業, CEO的權力很多時候比CIO要低)。埃里安的離去打亂了PIMCO的接棒計劃。

我的倫敦合伙人和安聯人壽的高管很熟稔,他告訴我:格羅斯的自我膨脹是德國人既不理解復不能接受的。安聯人壽是一間業務很分化的國際金融機構,大股東和格羅斯早生嫌隙。當然,只要一日格羅斯仍然為集團帶來厚利,什麼都可以忍。但近年格羅斯旗下的基金光芒褪色,大股東安聯人壽對他也再沒有什麼顧忌了。  

格羅斯加入的Janus Capital,總資產是21億,是PIMCO全盛時期總資產的十份之一,大概和格羅斯的個人身家相若!Janus基金以投資科技股見著,格羅斯負責的創新策略債券基金,啟動資產的不足2,000萬,是蠅量級,果真是從零做起。格羅斯的加入卻令Janus的股價急升43%  


美國商界,東山再起的情況屢見爽,這和美國祟尚冒險創新的社會風氣有關,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火鳯凰相信是蘋果的始創人喬布斯。格羅斯向外界宣稱加入Janus是希望可以重拾投資的樂趣,且看這投資界的超級巨星能否浴火重生?   

(2014112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