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 2017

大陸網上金融的成功令我們忐忑不安


已過世的加拿大前總經理皮埃·杜鲁多( Pierre Trudeau)是現任總理賈斯汀·杜魯多(Justin Trudeau)的父親, 歷任四屆總理, 共十五年, 是二次大戰後執政最長的總理, 做事我行我素, 是一位令加拿大人又愛又恨的總理.  老杜魯多這樣形容美加關係:『作為美國的鄰居, 就好像睡在一大象身邊, 即使這大象是充滿善意, 牠的一個打噴嚏或輕輕的轉身都會令你坐立不安. 』香港位處大陸邊陲,  很多時候祖國的經濟發展也令我們也寢食不安,  金融科技是其一 . 大陸近年出顯了一批令人眼前一亮的互聯網金融科技公司, 令我們又妒又羡.

特首林鄭在她首份施政報告中用了頗長的篇幅談及創科發展, 她認為香港在創科路上要急起直追, 成為創新科技中心.  這話肯定是順應民意,  因為坊間有不少人覺得香港在創新科技上的競爭力愈來愈弱, 原因之一是政府出力不足. 

談香港創新科技的不足, 聚焦是很重要的.  一件事的成與敗當然是受很多因素影響, 但是有些因素是我們控制不了的. 比如說香港人口七百萬市場少, 市場雖然是發展科技一個關鍵, 但我們亦只能夠接受這是一個中長期都無法改變的缺點.   說監管過嚴, 香港是否真的可以放棄行之已久國際金融中心水準的監管法制, 去仿效大陸製造野蠻生長的環境呢?  一個拿揑不好, 會因小失大.  反之, 在缺乏人才方面, 我完全贊成香港應該放寬輸入英材.  客觀地看, 隨著金融市場的飽和, 大學生投身科技界應該會有更大的誘因.

要開拓新領域也要從自己的長處出發, 今天我們很多人都羨慕螞蟻金服、陸金所或剛上市的眾安保險, 然而. 螞蟻金服是怎樣誕生的呢?  十多年前中國這世界工廠的地位開始成型, 馬雲的阿里巴巴最先想做的不過是電子黃頁分類服務〈我聽過他在上世紀的pitching, 將大陸的中小廠家介紹給海外客戶; 慢慢生意由B2B轉型為B2C, 有了淘寶和天猫的誕生;  由於交易頗繁, 產生了對支付系統的需要, 支付寶便應運而生;  再往下走,支付寶屯積了的保證金慢慢形成了一龐大的資金池, 因此產生了餘額寶和全世界最大的貨幣市場基金 天弘基金.      追根到底, 什麼都是從中國的製造業開展,  這條件香港是沒有可能複製的.  金融科技的範疇很廣, 中國的成功例子偏向於用戶端, 迄今為止, 真正的科技含量並不高.   我覺得香港可以科技的範疇著手, 例如人功智能. 另方面, CB, 針對金融業的中後台研發一些針對B端的科技的可能性更大. 

大陸最近禁了ICO, 有些平台轉往香港發展, 我認識很多外國創業家, 現在都在香港的科學園落腳, 他們非常享受香港的生活, 縱使他們都明白香港不是北京中關村或深圳南山. 但是, 香港的法制和基礎設施對很多海外創業人仕俱有很大的吸引力.   我們應該走一條跟大象完全不同的路, 而不應因為我們睡在大象旁邊而忐忑不安.  


(20171016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