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8, 2013

金融風暴5年誌

5年前的今天, 在做什麼呢有人以為是世界末日, 將手上的資產通通變賣掉、有人估計銀行體系會全面崩潰, 將所有的存款轉往中資銀行….有人在秘密籌組競選工程、有人覺得特首之位捨我其誰…..我心滿滿地為歷史上最大的銀行收購作準備, 希望能夠令整合之後的交易室業務創新高, 怎料公司出事了.

個人的出落, 在大環境中是非常渺小的真正值得我們關心的是, 我們有否從歷史中吸取教訓.

回首看當日的金融海嘯, 很明顯最大的惡源是利率長時間低企導致資產泡沫, 其他什麼衍生工具、投行貪得無厭等等都是幫凶而已.  5年之後, 全球息率維持在更低的水平, 另一顆金融核彈是否在等待爆發?

今天 銀行的資產表明顯比前健康, 借貸收緊了、資本充足率也提升了很多、企業的負債也減少了、利用衍生產品來製造槓桿也沒有之前般容易.   但資產價格受低息剌激, 屢創新高, 惹人擔憂.   我覺得資產價格調整是遲早的事, 但出現的時間在政府政策和低槓桿的正面影響下, 可能會比市場預計中更往下去然而, 市場一旦轉向, 可能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

5年之後的今天, 全球的政經又會是怎樣的一個環境我沒有曹Sir的奧地利名牌水晶球, 從我這個深圳A貨透光度甚低的膠球看, 有下面幾點的得著:-
  1. 全球央行正為山雨欲來的通脹而煩惱,  央行一方面想大刀闊斧加息, 另一方面又不想扼殺過去幾年穩步卻疲弱的復甦;   
  2. 外匯市場方面, 美元持續疲弱, 日本、歐洲及新興市場都希望能夠借助出口帶動復甦, 因而競相貶值自家貨幣;  
  3. 新興市場的風險溢價繼續擴闊, 環球投資者開始認清不同新興國家之間, 並沒有一致的經濟軌跡, 所謂金磚其實是4塊完全不同質地的板塊;  
  4. 中國的習李領導班子進入第二個五年, 中央權力的集中和強勢是自鄧小平年代以來前所未見的民間表面看似歌舞昇平, 消費文化事業非常興旺, 但民怨也愈來愈沉重搭不上經濟快車的貧民愈來愈被邊緣化, 共產黨所面臨的危機也愈來愈重
  5. 中國的GDP增長本世紀首次跌破6%的水平, 但由於破6是在市場意料之中, 加上中央政府仍然大洒金錢, 用消費來剌激增長, 經濟暫時看不到有什麼燃眉之急.
  6. 香港方面, 市民終於接受一個不完美的普選, 政治爭拗由燦爛歸於平靜香港經濟受中國市場直接向外開放的影響, 面對愈來愈多的困難.


五年加五年, 很多經濟學家視八至十年為一經濟週期, 套句“爛gag”“人生又有幾多個十年”!



(2013118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