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讀劉曉波30年

諾貝爾和平獎是眾多諾貝爾獎中意義最含糊和釐定標準最惹人爭議的一個獎. 過往的得獎者包括達賴喇嘛、前巴解領袖阿拉法和去年的美國總統奧巴馬. 中國人的民主如果要靠諾貝爾和平獎來肯定和推波助瀾, 只不過是再一次證明我們跟緬甸和非洲小國一樣, 都是化外之民.

我讀劉曉波文章, 已有是30年, 他是我接觸過大陸政論作者中, 最好的一位. 時維80年代初期, 仍在唸MBA的我慣性地在圖書館裡不務正業, 拿起一蔟蔟的舊雜誌, 忘記了是《南北極》抑或是《九十年代》的前身《七十年代》, 首次接觸到劉曉波的文章. 他當時是北京師範大學的講師, 不算出名, 雖然是內地作者, 文章卻罕有地沒有八股味道, 文字清晰流暢, 並且有種超越國家主義的胸襟, 我頓時便被他的文字吸引.

劉曉波在政治運動裏的身影, 亦贏得我對他的尊重. 六四事件中, 他努力游說學生退出廣場, 後來, 他以平淡面對囹圄之苦. 和很多其他維權份子不同的是, 他沒有主動爭取曝光. 2009年12月23日, 劉曉波在法庭判決前發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貫徹以往用非暴力尋求變革的主張.

《08憲章》早在劉曉波入獄之前, 我去年在維園已經買了一本. 就像是支持和反對他的人所說; 它是一份非常低姿態的政治宣言. 憲章是仿傚捷克民主運動的《77憲章》, 《77憲章》起草於1976年, 內容是要求捷克政府遵守《赫爾辛基協約》中的人權條款、公民權和人權尊嚴, 是捷克民運人士爭取社會改革的一個重要起點, 直接影響後來整個東歐脫離共產黨. 《77憲章》的其中一個起草人是捷克劇作家兼前總統哈維爾(Vaclac Havel), 哈維爾也是今次劉曉波獲獎的提名人.

如果中國沒有崛起、如果西方沒有對黃禍的恐懼, 劉曉波一個這麼低調的反對派, 會不會獲獎倒是一個疑問. 劉曉波獲獎一事, 在上週正式公佈之前, 傳聞已經甚囂塵上, 有趣的是英國的博彩公司上週開出來的賠率, 劉曉波是4賠5、魏京生是1賠20、克林頓是1賠25.

消息公佈之後, 傳媒都在揣測劉曉波何時才能獲知得奬消息, 據報導, 劉曉波的妻子劉霞每月只得探望丈夫一次, 每次一小時, 其間有兩名守衛監管, 防止劉霞和丈夫討論一些煽動性的話題.

文章裏頭的劉曉波, 充滿知識份子的遺世獨立, 世俗的虛名我覺得他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他追求的並不是推翻或擁護某一個政權, 而是嘗試在以人為本的道德精神上建立一個文明的制度.

到了我這個年紀, 對政治人物的亢奮已經離我愈來愈遠. 宿命地看, 在大時代的轉變中, 個人的榮辱和出處、主動或被動地、有選擇或沒有選擇地, 都只是整個棋盤上的過河卒而已. 犧牲是硬道理.

投資政治就跟所有投資一樣, 時間很重要. 甘地跑出了、曼德拉也跑出了. 但無數的改革者, 連殉道者的名份都沒有. 政治吊詭, 囚衣可能是當權者給予異見份子最佳的徽章, 我希望劉曉波最終能夠跑出, 即使事與願違, 仍然是那一句 - 劉曉波, 真知識份子也!

(於2010年10月13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