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1, 2014

哀哉所謂泱泱大國



馬航航機失蹤至今一個月, 執筆時仍未蹤跡.  由於起因詭譎兼出事地點不詳, 找尋MH370可能會是歷史上最昂貴的搜索.  飛機失蹤, 馬來西亞政府搜索工作和向公眾交代都顯得雜亂無章, 遭輿論非議.   佔乘客三份之二的中國家屬更是義憤填膺, 有些網民更呼籲杯葛馬來西亞.  大陸人藝人汪鋒說:『他們敢這樣戲弄這154個中國人背後的泱泱大國!

我曾經在新加坡工作過,  認識很多馬來西亞華僑, 禮失求諸野, 他們都很尊祟中國文化, 很多心裡面仍然視中國為半個祖國(比一般新加坡人更甚).  大陸人民對他們的譴責, 令他們很痛心. 

近年, 中國真的崛起了, 尤其是與一些發展中國家打交道, 人家有什麼出錯, 我們動輒便叫人家道歉, 過去對菲律賓如是, 今天對馬來西亞亦是如此.   但很多時, 口號叫得響, 卻沾不上什麼實際的甜頭.  相比起實行大國沙文主義的美國, 人家的國民在國外出了事, 美國政府會派飛機戰艦去直接拯救.  客氣些便通傳東道主一聲,  更多時是自把自為.  事實上, 道歉是廉價的, 如果我們要求每一個對中國或中國人有錯失的國家都向北京道歉, 外交部大概要多開一個“受歉辦”.

中國人愛面子是遠古流長的, 自稱“中國”, 豈是無因由.  大唐至大清, 我們總喜歡夷蠻向我們朝拜, 至於送他們千萬箱金銀珠寶, 甚至土地,  誰賺誰蝕, 不是問題, 面子最重要. 

近年多看了一些中國近代史, 對抗日戰爭有多一些反思.  當日, 中國國力對抗日本是以卵擊石, 軍事上的落後不是士兵英勇可以彌補.  這點汪精衛跟蔣介石都很清楚, 毛澤東更不用說.  聰明的做法是:  戰略上, 我們應該將日本的野心推向蘇聯, 就像張伯倫將德國推向東歐般;  戰術上, 利用中國的國土遼闊和交通不便, 空間換時間.  坦白說關東軍跟東京大本營的政策亦不是一致的.  前者由一批衝動的浪人把持, 後者更著眼軸心國和同盟國的合縱連橫, 征服整個中國不是他們的目標.   汪精衛誤信中國必亡論, 鼓起他一貫那種唯美的衝動,  向蔣介石提出“君行其易, 我任其難”的安排.     這位民國有史以來最出色的詩人, 政治智慧幾近白痴, 最後淪為國共兩黨最“方便”的敵人.  

其實, 最不想中日和解的是蘇聯, 西安事變堅持保住老蔣性命的是史達林.   老蔣被迫抗 , 固然是為其個人在戰後締造了無可比擬的祟高地位, 但亦令中國付出了千萬條性命.  史達林避開東邊戰線, 可以專心抗德.   毛澤東領導下的共產黨變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受益最大的政治集團. 

民粹主義是可殺的, 但願中國人早日遠離義和團式的燥動, 學懂澄明冷靜.

(2014411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