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8, 2016

新年願望 – 擁抱改變, 摒除幻想



新年甫始,未能免俗,且讓我在丙申年首篇〈圓方集〉說一些勉勵話。
陪着我這輩人成長的粵語流行曲,不論是歌名或歌詞,最常聽到的詞彙是   ̎變幻  ̎信手拈來有薰妮的〈每當變幻時〉羅文〈家變〉曲中的名句    ̎變幻原是永恆  ̎梅艷芳〈夕陽之歌〉的    ̎難耐這一生的變幻  ̎。今天,年青一代談情說愛直接得多,這些虛無飄渺的愛情觀已經過時了。
回歸祖國轉眼十八載, 香港在變, 中國也在變, 世界也在變, 經濟上 財富兩極化日趨嚴重, 政治上和平革命爭取民主運動在全球各地此起彼落。身處這內外皆在變的年代, 我們又怎能不擁抱改變呢! 我相信香港正在經歷改變的陣痛,只要我們能夠看清變化,摒棄幻想,機會仍然在我們手中。
至於需要摒棄的幻想是什麼呢?幻想之一,港獨派要明白,英國統治的日子不會重來,宗主國在殖民統治末期推銷民主,背後有它的權謀。無可否認,爭取民主是社會進步必然之路,有沒有幕後黑手,只會改變時間表,今天我們走到這一步,再回頭深究歷史因由已沒有意義。固然, 大陸和香港政治和經濟發展處於不同的時間座標,沒必要硬將兩者政制發展的時間表合二為一,理想的做法是河水不犯井水,特首作為香港700萬人的代表,答應永遠不會顛覆中國的執政黨,換回的是一個反映大部份香港人民意的選舉制度。
幻想之二,香港的商界要明白,過往政府與財閥共管香港的日子已經一去不返,單獨追求經濟增長已經沒有市場,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更包容更多決策參與者的社會,緃使管治效率會為此付出代價。
幻想之三,北京要明白, 縱使今天國家的經濟實力和地位與當年鄧小平書記提出50年不變"時, 已經截然不同,但香港對祖國經濟發展的正面作用仍然是很大很大。今天, 對北京政權最反感的不是上世紀80年代懼共用腳投票的一群 亦不是香港傳統民主派(後者很多都是中華膠,與北京絕對有溝通的空間),反而最激進的是回歸後出生的一群,這方面北京應該認真檢討,不能只怪香港沒有國民教育,要想一下國家行事作風是否追上世界文明的潮流? 是否可以每事霸王硬上弓,敢冒失去整整一代年青人的險呢?北京要求香港的政制演變要零風險, 但改革每一步棋都有它的風險,北京希望能夠落雨擔遮再行騎樓,失的可能比得的多。
幻想之四,社會要明白改變永遠會帶來collateral damage,不可能每個都是贏家。反過來說,政府有責任減低受損階層的傷害,以今天香港社會之富庶, 為社會低下階層建立是責無旁貸。謹慎理財固是港府的優良傳統,但過往官員們為了堅持蕭規秦隨, 引用一些社會福利開支數字來推銷“我們負担不起論”時,不無危言聳聽成份。
幻想之五,特首要明白他的首要責任是收窄香港和北京之間的鴻隙,而不是推行自己心裏的雄才偉略,因為香港人如果對北京沒有信心,永遠懷著政治潔癖,加上制度上特首沒有認受性,所有大計都是徒然。作為一個領導人,亦不應太着緊敵我矛盾,政績是鐵的,政治上的友敵只是流水而已。

擁抱是一種態度,代表接受,被接受的不一定是世上最完美的(正如你的兒女一樣) ,但你願意將感情投放在它身上。

但望天遂人願。


(2016215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