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6, 2016

禁藥的偽善



網球天后舒拉寶娃鬧出服禁藥醜聞, 美少女的公關團隊使出混身解數進行危機管理.  寶娃主動出擊向傳媒宣佈被世界網球總會查出違規, 並且向公眾道歉.  然而, 這上網動作雖然做得漂亮, 但是防守卻是漏洞百出.

舒拉寶娃服用的藥物中文名叫美度銨(Meldonium), 拉脫維亞生產, 東歐及前蘇聯成員國運動員廣泛採用.  此藥原本在是用作防治心胶痛, 能夠加快服用者的血液循環.  2015年在阿塞拜彊舉行的歐洲運動會中, 據調查在21項運動項目中, 15項的運動員都有用這藥. 

舒拉寶娃在記招上聲稱身體缺乏鎂, 而家族有糖尿病遺傳, 但美度銨對缺鎂和糖尿病並沒有幫助, 而且一般療程是68, 而不是舒拉寶娃服用的10.  很明顯, 她的公關(包括著名運動明星代理人公司IMG)急於挽回局面, 倉卒地提出很多沒有說服力的理由.

運動員濫藥成風是不辯的事實, 但我們應該反問一句, 為什麼要禁藥呢?  體育機構禁止運動員服用某種藥品, 主要是兩個原因:-

1.        保障運動員的身體;
2.        令競賽變得公平.

上世紀7080年代, 台灣的少年棒球隊曾經連續數年蟬聯世界冠軍, 輿論批評他們的發球方法會影響少年人的體格發展.  我相信每一種運動的世界頂尖運動員, 身體上都是傷痕累累的, 這是金牌的代價, 很多運動員都甘之如飴. 服食禁藥只是眾多傷殘自己身體的方法之一, 因為較容易量度, 所以成了明顯的禁制目標.   很難說那一種自殘比較善良、那一種是比較邪惡.

至於公平, 這是要分開兩個層次去看.  首先, 如果擔任裁判的體總宣佈某種藥物已被列作禁藥, 而有運動員仍然服用這種藥, 這就是欺騙, 應該接受懲罰.  誰禁誰不禁, 往往存在灰色地帶.  美度銨被東歐及前蘇聯成員國運動員廣泛使用, 網總亦是研究了很久才決定禁止服用.  那麼監管機構是本著什麼機制去決定A藥可以, B藥又不能呢?   我肯定世界上有很多類似的藥迄今為止仍然是未被列為禁藥.    

厘定禁與不禁可以是很主觀的.   舉例說, 世界田徑總會今天宣佈只在身高不超過2米的運動員才有資格參加跳高比賽, 如果你身高21, 而又熱衷跳高, 你會否考慮做手術去弄矮自己, 這又是否不公平, 不道德呢?  問題是為什麼限高不是25而是2?  為什麼天賦的就可以, 後天加工就不成?  想深一層, 其實這世界從來就是只論結果, 談公平很多時都是偽善. 

舒拉寶娃接受《Vanity Fair》訪問, 她說退出職業賽後, 無意當教練或評述員, 她平日就對其他球員的作賽不感興趣, 甚至很少在電視機前專心看完一場球賽.  寶娃的未來計劃是走入商界, 作為全世界身價最高的女運動員, 她身邊已經有一團隊在協助她.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 有法就會有試法的人.  如果錦標的商業價值是那麼巨大, 運動員的背後永遠都有錬金魔術師.  


後記:          很多年前有一次在中環某大酒店的咖啡廳迎面碰上舒拉寶娃, 坦白說美少女的艷沒有為我帶來太大的驚喜, 反而她的188cm的身高卻很懾人.  可能是長得高的緣故, 她行路時兩肩聳起給人一種不大自然的感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