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7, 2012

中國城市化的地雷


今天投資中國只有一個主題,就是城市化(urbanization)。中國人口結構今年剛剛超越了一個重要指標,就是超過一半的人口是城市人。 

由經濟的重要板塊;不論是地產、醫療、汽車、高鐵……等等,這些不同的經濟板塊都與中國的城市化息息相關。

城市是有生命的,盛衰亦離不開周期。

西方歷史上,威尼斯曾經是一共和國,中世紀至文藝復興期間,是富甲一方的海上霸權,勢力遠至君士坦丁堡,威尼斯的執政者一直鼓吹經濟實力比軍事實力更重要,在哥倫布尚未發現新大陸,葡萄牙人循海路抵達印度之前,歐洲依賴陸路與印度通商,威尼斯的戰略地位曾為她帶來豐盛的財富,但自18世紀開始,版圖逐漸收縮,1797年,拿破崙入侵威尼斯,隨後割讓給奧地利,到了1866年,威尼斯脫離奧地利,回歸意大利王國。

曾經有人擔心一切以商業為先的香港,命運會有如威尼斯。

回頭看中國的歷史,宋朝是中華文化最頂盛的年代,定都於汴京,亦即是今天的開封市,北宋名畫《清明上河圖》就是以開封來做背景的。這個黃河流域的中心城市曾經是七朝帝都,但是今天人口卻不足500萬,只是河南省的一個地級市,在今天中國的城市排名勉強算是一個中級城市,發展緩慢其中一個原因是,開封人口大量遷至鄭州(河南省的省會),而開封卻沒有能力吸引外地移民。 

中國快速城市化為社會帶來很大壓力;建摩天大廈容易,移風易族卻困難很多。中國城市雖然擴展得很快,亦吸納了大量的農村人口,但這些新加入的“城市人",思想和行為一下子很難脫離舊有的習慣。城市的一個特色就是空間狹窄,所以大家要學習排隊、學習在公眾場合不惹人注意、說話聲音輕一點,不會揚聲向半條街的朋友打招呼,這些都需要時間。

我覺得城市人有城市人的偏見,很多我們看不順眼的事情,都是無關於道德操守,所謂禮貌只是外在環境迫出來的“文明"而已。

『英美及西歐等國人之所以是『智』、『富』、『強』者, 並不因為他們是英美等國人,而是因為他們是城裡人;中國人之所以是『愚』、『貧』、『弱』者,並不是因為他們是中國人,而是因為中國人是鄉下人。』 - 馮友蘭(1895-1990),中國哲學家。

學者故是這樣說,我有北京朋友每遇上堵車,都會破口大罵說:『都是鄉巴人不懂交通規矩之禍。』

城市化是一條會喫人的火龍,制服它,可以為經濟帶來很大動力,一旦失控,卻會弄至天怨人怒。

後記:-

個人意見:論重要性,北京絕對是中國城市中排名第一(我的上海和深圳朋友不要罵我!), 它既是首都、亦是高科技重領、擁有名牌大學,更是金融中心(因為所有重要的金融決策都是在北京拍板的。

(於2012年12月7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