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5, 2020

中央與港商蜜月期告終

中聯辦和港澳辦的領導齊齊換人, 筆者覺得這是代表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亦顯示香港富豪跟北京的蜜月期將會正式告終.

這次兩辦的新領導人和過往的歷任相比, 有兩特點,一是官階高,駱惠寧是正部級,夏寶龍是副國家領導人級,二是兩人過去都沒有處理過香港事務,在香港亦談不上有甚麼人脈,這點和當年末代港督彭定康很相似。很明顯, 習主席希望中斷過往兩辦與香港富豪的互通私款.

鄧小平年代以還,共產黨一直視香港為一商業城市,他們看到香港的價值亦只是商業價值。為了保證延續香港商業價值, 第一任特首董建華來自商人世家,而且在全球商界具有深遠關係但時異勢易,今天. 香港雖然仍是商業城市,但整個經濟都被染紅,本土富豪的影響力已經大減另方面, 過去一年的抗爭運動和區選, 反映了本地富商的箍票能力甚低,從維穩角度看,商人的價值已經大幅貶值.

歷史一直在重覆,習近平的劇本亦是仿傚前人新中國成立初期,共產黨接收上海,亦是先安撫商界,回歸初期北京重港商而輕老共,傳統左派自然感到酸葡萄,但是共產黨對於誰是真正同志, 這一關是把得很嚴的。

過往香港的四任特首有商人、有AO、有擬似共產黨員,甚麼都試過了,又好像甚麼都不成.  論政治含金量過往三任特首是一蟹不如一蟹:董建華是江澤民的兒皇帝,曾蔭權是廖輝的兒皇帝,梁振英是中聯辦的兒皇帝,身份每況愈下, 林鄭就更不用提。展望將來,西環會越來越採取主導權,特首的地位會進一步被削弱。


要有效管治香港, 中共始終都要拋出橄欖枝,以贏回香港大多數中間派的支持,犧牲部份警察是方法之一此外, 共產黨要找尋代罪羔羊, 將社會問題推給貪婪的商家是方便之舉
(20203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