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 1998

四個字

我覺得舒解今次經濟危機的方法是:「誠實」與「寬容」。

政府誠實地面對種種客觀和主觀環境的局限性。客觀現實是,全球經濟都進入衰退期,由於投資者的趨吉避凶心態,美元和美元資產短期內都會偏高。維持聯系匯率,香港的經濟必需付出代價,新興市場的風光,短期內不會重現。此外,金管局乃至財政司,都沒有面對這種風險的經驗,大家都是踏石子過河。聽聽制度內外不同意見,並不是丟面之事。

市民誠實,才能接受投資一定有損手的時候,一些在恆指一萬五千點入市和擁有自住一,收租二,樓花三物業的市民,實在難脫投機之嫌,政府有沒有責任保障這些人的利益呢?

市民寬容,應該認識到時局艱難,市民當然有權問責政府,但亦不應流於意氣,董比彭,誰優,誰劣,是基於百個假定再加上千個忖測,退一步想,你能夠做得更好嗎?要做球隊教練,就不要再坐在梳化看電視比賽,請承擔,請自薦。

政府寬容,應該知道長遠看,市場沒有必守的價位,七千如是,七點八亦如是?話講得滿是一回事,如果心中也這樣想,危殆矣。政府寬容,就不應以亂扣“炒家”帽子。每一個市場參予者,尤其是成功的參予者,都是純經濟動物,要贏取控制權,靠的不是道德勇氣或正義感,是用制度,用立法角色帶來的優勢,去厘補先天所缺乏的靈活性。


1998年8月1日

1 comment:

  1. 诚实与宽容。今天的政府和市民能做到宽容吗?就好像今天的两地人民被媒体挑拨的剑拔弩张,太少了宽容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