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 1998

市場沒有聖戰

市場沒有聖戰,經濟學裏亦容不下正義感,將經濟活動硬抬高至道德的層次, 是愚昧。支持和反對香港政府入市的聲音, 都滲雜了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

一方面,香港政府實在沒有責任背負「自由市場捍衛者」這貞節牌坊, 所謂嚇跑
外國投資者云,外資去留,純是一個利字。分別只是各人計算利潤的方法和年
期不同,舉例說,如果國企集資活動再現蓬勃,焉用擔心投資銀行家不敲香港
的大門。

再者, 經濟潮流,比時裝更轉得快,今年四月,蘇哈圖還未下台時,提出將
印尼盾“貨幣局”之,惹來一場臭罵,但月初,馬來西亞立例外匯管制,務要杜
絕“零吉”(Ringgit)海外買賣,外資銀行卻聲若寒蟬,草草埋單離場。所謂“自由主義”, 亦時價矣。

反對干擾市場,故有不是,但鼓吹入市者,由金管局乃至傳媒,又何必逢「家」
必炒,既煽情,復渲染。

投資與投機,如何分界線,實在需要所羅門王的智慧。一個以美元作基礎的投
資者,起初受利潤的吸引,投「資」新興市場,後來環境有變,決定撤去資
金,入場時,眾皆稱善,離場的時候,卻指斥為大逆不道,這又怎稱得上是
公平,要說投機,恆指一萬五千點入市的難道就不是投機嗎?

少一分激情,多一份慎密,政府能做和應做的是,是用制度去爭取主動,而不
是和口舌去推銷聖戰。


1998年9月2日

1 comment:

  1. 18年前这篇文章,放在今天来看,评论香港和大陆的政经现象,不禁莞尔一笑。那时,笔锋真是犀利,40岁,刚刚好是我现在。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