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4, 2013

銀行到底是魔鬼抑或是菩薩?

Lending Club最近在美國很紅, 自從年初Google入股, 再加上超星級的股東和董事局(包括前美國財長森穆斯(Larry Summers)和前摩根士丹利總裁麥晉桁(John Mack).  成立5年的Lending Club有機會在明年上市, 估值會是數以10億計(美元。下同).

五年前的金融海嘯導致先進國家的銀行體系信譽破產, 社會視銀行為禍害根源, 獵巫行動一直未止如何重拾公眾對金融業的信心很多人寄望互聯網能夠提供顛覆性的答案,  Lending Club亦是在這背景下誕生. (有關網上金融, 請參閱我在2013524日在《信報》發表的《阿里巴巴錢來了!). 

我的美國同事一直在跟蹤Lending Club的發展, 最新消息傳來, 因為Lending Club的業務火速發展; 總貸款額達25單是剛過去的7月便貸出1.73億的債項, 接近去年同期的4, 有對沖基金開始在Lending Club的客戶群中找尋機會, 同電腦程序去篩選風險回報佳的項目, 務求捷足先登. 長此下去, 所謂服務小投資者難免變了是空話而已.   另方面, 因為Lending Club的業務發展快, 資金供應跟不上, 公司已在考慮發行以微貸作為抵押的資產抵押債券(ABS), 這已經是回歸傳統投行的業務.

看來, 在美國這根正苗紅的資本主義社會國家, 銀行不論網上網下, 換個包裝仍然是茲茲逐利之徒在中國又如何?

在一個業界交流會上, 老美問我中國老百姓怎樣看待銀行僥倖, 銀行在中國仍然是被視為菩薩而不是魔鬼, 佔領金融街事件仍未出現在北京的西城區大陸銀行縱有萬般缺憾, 例如在利率管制下賺取暴利, 貸款向大戶傾斜等等中國老百姓仍然是相信銀行的, 這既是福, 亦是禍

小投資者盲目相信銀行即國家, 國家有責任照顧國民,     銀行自然有責任為並銷售的理財產品保底國家為了維穩, 亦私底下要求銀行以大局為重, 難怪有人說中國式的存款保險叫“維穩”.

 道德風險的雪球愈滾愈大是會成了失控的怪物, 縱使中國政府財雄勢大, 絕對有能力為破產債項直接與間接埋單, 亦會導致信貸風險價格完全扭曲, 實非金融市場之福

中國的道德觀往往是非黑即白 : 不是魔鬼就是菩薩大家看待金融機構亦是如此, 這種二元觀用在信貸風險上, 是非常危險的.


(2013104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