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5, 2014

這世界有沒有零風險?

零風險回報(Risk-free Rate)金融理論中扮演一重要角色.  著名諾貝爾獎經濟學家馬可維茲(Harry Markowitz)在他的現代投資組合理論中(Modern Portfolio Theory)提出: 理性的投資者會利用分散風險來優化他們的投資組合, 從而產生最具效率投資組合(Efficient Frontier), 組合前線和零風險回報率連接, 便會產生一條資本分配直線(Capital Allocation Line),  這線代表零風險資產和正切點資產組合(Tangency Portfolio)之間的無數二元組合, 投資者應該他的風險偏好而將資金投放在這線的組合上(見附圖).  這是MBA一年班的課程, 相信讀者都耳熟能詳.

這世界究竟有沒有零風險呢?  傳統上, 美國國庫債券來代表零風險資產, 但是2011年因為奧巴馬和國會因預算案鬧翻, 評級機構將美國國債的評級AAAAA+. 今天, 美國已不是全世界評級最高的國家; 澳洲、加拿大、丹麥、瑞士、瑞典、新加坡….甚至香港都比它強. 

今天, 美元仍然是全球獨領風騷的儲備貨幣, 其他主權國家在自己的境內可能法力無邊(或稱印鈔票無量), 但一旦走到國外, 情況就大不同了.   中國政府財政部發行的人民幣債券可以說是零風險, 發行美元債券, 卻只是AA-評級而已.    

街坊智慧認為銀行是最接近零風險的, 政府為了避免制造無謂的恐慌, 亦直接或間接為替銀行背書,包括為國內的散戶提供存款保險, 間接加深了人民對銀行風險的誤解, 造成道德風險.  6年前的金融海嘯帶給市場很大的衝擊, too big to fail的幻想隨著雷曼兄弟倒閉.  今天, 銀行花大量資源於評估對手風險(counterparty risk), 正如高盛的大班布蘭克費思所說:”我花大部份時間在思想一些我想不到的事情”.  

去年, 國內『餘額寶』及其他寶產品炒得火熱, 很多老百姓都將現金從銀行提出來, 轉往這些可以即日提存的貨幣基金, 然而這是否真的零風險呢?  

金融學上, 零風險只是一個理論, 現實並不存在的.  政治上, 又有沒有零風險呢?  是不是選出一個中央絕對順從的特首, 香港的政局就可以天下太平呢?   北京其實有很多方裝置保險絲, 今次卻選擇用了最粗暴的手法, 這肯定是sub-optimal.


 

(2014915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