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3, 2016

暴亂是假的, 階級鬥爭才是真的


一犬吠日, 百犬吠天.  特首帶頭起哄, 將旺角騷亂定性為暴亂, 大部份香港人(包括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是身嬌肉貴的“金叵羅”, 嫌惡任何影響自己飯碗的事情, 自然視示威者為過街老鼠, 甚至有“撐警”團體提出取消監警會!  激進本土派頓然取代梁班子成為全香港最受人摒棄的政治團體.
 

提起暴亂, 自不然令我想起上世紀的“六七反英暴動.  上世紀七十年代, 六七暴動雖然已經以建制大勝告終, 但左右兩派仍是壁壘分明.  我家住在跑馬地, 下課後坐電車回家, 在終站下車會經過位於成和道和黃泥涌道交界的南洋商業銀行分行, 很多時我都會被銀行外面櫥窗的圖片吸引.  昔日銀行業務平淡得可以, 更沒有推銷什麼理財產品,  南商櫥窗的圖片和介紹文章像新華社的多於像銀行, 都是一些關於新中國的政經發展, 說的都是好話.  最常看到的名詞除了“毛主席”之外, 首數“階級鬥爭”.

那時候, 我不明白什麼是階級鬥爭,  一,我性格不喜鬥爭 : 二,亦不知何謂階級。活了過半世紀,我開始明白世界上所有的社會運動基本目的都是奪權,是一些have not的人向have的人爭利.   如果整個社會在發展中, 整個餅一直擴大,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有機會參與發展而獲益,便會暫時將這些內部的競爭力量轉化向外。然而, 當經濟增長慢慢停下來的時候,又或財產兩極化和製造財富的機會愈來愈少時,have not的人就自然會衝擊這社會。

社會不同階層的互相爭鬥也許是自然定律, 但作為行政首長, 首要之任務是減輕衝突帶來的損害, 如果選擇用大多數人去打少數人, 除非你覺得可以一棍到底, 令激進反對派永無翻身之日, 不然日子一長, 沒完沒斷. 只會為社會添煩添亂.  今天的香港, 特區政府先天權力認受性不足, 政府硬不是辦法.  特首威而剛, 也許眼下北京政府會被迫捆綁在一起, 但長遠中央一定會視之為負累. 


說到底, 任何政治運動都是奪權運動, 你的看法視乎你身處橋的那一邊, 道德只是一個幌子.  旺角事件短期肯定對香港有損害, 長遠卻會對中國民主進程作出貢獻, 畢竟香港向大陸老百姓示範了不同類型的反對派, 由無能到激進都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