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7, 2016

市場低估了特朗普的破壞力


金融市場裡沒有絕對的好消息或壞消息, 只有超買和超賣的消息.  所謂超賣就是價格對消息的反應比真實情況為差; 反之超買就是價格表現比真實為佳, 舉例說, 我覺得英國脫歐是超賣.  而特朗普當選卻是超買.  我對英國脫歐的意見, 在以往不同的文章中都表達過, 時間和談判桌會治癒傷口, 漫長談判所得出來的結果可能是溫吞水.  反之特朗普當選後, 股市尤其是銀行股大升 , 我覺得市場是有點過於樂觀. 

很多人相信美國的兩黨政治制度和行政立法機構的互相制衡會將總統的菱角磨平. 但是特朗普雖然並沒有贏得過半數的選票, 他的當選始終是代表美國國內極右保守勢力抬頭.  再加上兩院都由共和黨把持, 缺乏制衡.  特朗普上台可能短期幫助美國就業和減低銀行業監管, 帶來短暫的繁榮;  但他的主張加深了現今全球經濟面對最大的恐懼: 保護主義.  ()

剩餘生產力是今天全球面對的大問題, 只有通過更多的貿易令整個餅可以做得更大, 釋放更多的消費力, 生產量才能夠被消化得了. 如果每個經濟體都走回頭路, 美國也好、歐盟也好, 最終只會令大家更加泥足深陷, 甚至通過戰爭來摧毀過盛的生產力.  我覺得如果民粹再加保守主義的氣焰不被控制, 政治和經濟都是充滿危機的.

很多人覺得特朗普是一個唯利是圖沒有理念的生意人, 但他今次主動利用與蔡英文對話來挑釁中國(台灣和大陸的反應倒是出奇的低調), 從生意經上看是只蝕不賺, 為什麼他會這樣做呢?  因為他代表的美國國內的保守勢力, 特意要抑制中國.  狂人特朗普遇上信心滿滿的習近平, 如果兩方都不退讓, 動了真手, 很多地方包括香港都會受震. 

市場既然出現超買, 理當做短, 但近日利息看漲令做空成本增加, 值得留意的就是當波幅便宜的時候, 多買一些out-of-moneyput!


()      有說上世紀三十年代美國經濟大衰退是由高關稅的閉關主義所引發的.  但後來更多的研究顯示, 衰退是由過緊的貨幣供應引致股市崩潰而觸動的.  各國是在經濟衰退後才提高關稅.  上任美國聯儲局局長伯南克是研究大衰退的專家, 這亦是為什麼他堅持用貨幣寬鬆政策來救市.


(2016128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