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6, 2018

「山竹」侵港前後



香港天文台在上星期日上午掛上十號颶風信號, 之前的72, 我在大陸匆匆忙忙跑了五個城市.

週四, 我在合肥開會, 並且計劃辦完公事, 週末約了一班朋友往拉薩觀光.  週五清晨5時多, 我大清早離開合肥酒店往機場, 坐東航到成都, 再轉乘中午的國航往拉薩.   因為東航和國航不聯線, 行李要自取再存, 重新辦理登機手續.  趕到登機閘口時才發覺閘口改了(大陸常發生), 只好又急急跑去新的閘口, 但很不幸, 比起飛前的15分鐘前的規定關閘時間慢了2分鐘.  最後行李進了倉, 但人卻上不了飛機.

我向地勤人員解釋是改閘口才遲到, 希望動之以情, 但最後仍然被拒絕.  我在海外的經驗, 如果你的行李已經上了機, 他們會想辦法容納你, 因為基於保安原因, 如果有乘客的行李上了機, 但人上不了機, 乘客的行李是需要被卸下的, 很費事.  但這次卻不得要領.  下一班往拉薩的飛機是晚上9時多, 我在成都雙流機場打發了近九個小時, 終於上機. 

週六凌晨, 我才踏出拉薩機場, 到了酒店已經是2時多了. 房間因系統維修要再多等1小時才可check-in.  我在拉薩只住了一晚, 朋友因為希望避開山竹,建議提早回程.  幾經辛苦改了機票, 坐週六下午三時半的班機, 取道成都飛深圳.  但在拉薩機場上機前, 卻發覺往深圳的航班已經被取消, 後來才知道整個深圳機場都會關閉(那時候香港機場仍在運作).

決定你是否可以上機, 是地勤人員的權力;  深圳機場開不開, 亦是機場管理人的權力;  我總是覺得在大陸行使權力的人, 往往都不會從受者的角度去看事情, 行事鐵板一塊.    

去不了深圳, 怎麼辦?  有朋友提出轉飛汕頭, 再安排司機從深圳開四個小時的車到汕頭(揭陽)機場來接我們, 步出汕頭機場, 又是另一個凌晨. 星期日早上四時左右, 我們終於到了深圳, 再坐跨境白牌車經皇崗返香港,  我進出皇崗口岸無數次, 從來沒見過麼人丁廖落.  踏入香港境, 天氣和街道都超平靜.

週日中午, 風刮得很厲害.  但山竹來也猛, 去也匆. 星期一的上午,  風已經減為三號波. 我上班比平常用多了四倍時間, 因為南區的路很多都被倒下來的大樹堵塞.  雖然如此, 「山竹」沒有奪走人命, 亦算感恩.  不少海外朋友因為看到颱風肆虐的新聞, 發短訊問候我.  我報平安之餘,亦著實為這個城市的效率感到驕傲.

有大陸微搏這樣形容風災後的香港: 人非常多,但秩序井然,大家都低着头看手机,刷新闻冷气还是那样大,也不会充斥杂吵及凌乱的声音永远的先下后上左行右立,永远的无烟,永远都自觉排队這是一個溫暖的城市, 風平浪靜時, 大家埋頭苦幹, 驚濤駭浪時, 大家各盡其職.  風雨過後, 感覺大家都好像風雨從來沒有來過一般, 大家都很忙了 .


(2018921日刊登於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