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6, 2018

星巴克的煩惱



去年年底, 星巴克在上海南京西路開了一所全球最大的烘焙工坊, 佔地二層近三萬呎, 很快便成為上海的熱門地標.
19991, 星巴克在北京國貿中心開設內地第一間分店.   二十年以還, 中國是星巴克發展最快的海外市場.  星巴克打入中國, 一如既往賣的是生活趣味, 當年二十多人民幣一杯咖啡, 絕對是小白領的奢侈品.
近日, 大陸星巴克遭本地龍的衝擊, 上季業績首次出現下跌, 其中特別是在去年10月出台的瑞幸咖啡.  瑞幸咖啡的創始人是前神州租車的COO錢治亞.  他公開表示要用十億去教育中國的咖啡市場.  瑞幸咖啡主打性價比優於星巴克, 除了如何將最佳狀態的咖啡在最短時間送到客人手上之外, 亦非常關注咖啡的質素.  但是星巴克亦沒有束手, 今年82日宣佈和阿里巴巴合作, 利用阿里巴巴的物流團隊, 在北京和上海的三百多家門市推出外賣服務, 並計劃在年底前擴展至全國三十多個城市二仟多家門市.   大陸的咖啡零售業看來很快便會烽煙四起.

上海是中國的咖啡之都, 海派文化令她接受舶來品的能力特別強.  上海的咖啡館最早出現在十九世紀中葉的英法租界,由外國人經營, 主要客戶是洋水手.  魯迅的《革命咖啡館》文章, 形容咖啡館是可以兼看舞女出入的地方.  新中國成立初期, 上海咖啡館近乎消聲匿跡.  

論全球的人均咖啡銷售量, 中國的市場潛力仍然很大.  根據統計, 芬蘭人平均每年消耗12仟克的咖啡豆, 其次是挪威、德國、意大利及法國.  美國這個星巴克發源地, 每年消耗4.2仟克, 中國人連100克也不到.  所以, 咖啡在中國的商機是很多人都看得到. 

身為中國人, 我更鍾情於國飲 , 恨鐵不成鋼,   我更希望星巴克的真正對手應該是我們中國人的茶.  茶價經過上世紀的囤積居奇暴發升值之後, 現在有點燦爛歸於平靜. 但上茶館在全國已經非常普及, 人均消費上百元, 比比皆是, 金額絕對不比咖啡消費低.   說到要提升生活質素, 泡茶館比起泡咖啡館也許更合國情.  

我五十歲前, 飲過的咖啡不出十杯, 茶才是我的生活小飲.  有段時間, 我和朋友努力研究如何將喝中國茶, 提升到像喝紅酒般的檔次, 甚至計劃弄過茶葉基金.   現實中卻波折重重, 標準化談何容易, 要走正路杜絕賺快錢是很難的.

(2018924日刊登於蘋果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