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4, 2009

從『國治媒體』到『媒體治國』

早些時候, 同文『香港脈搏』的余錦賢的一句“輿論失控、市民失格”, 確是擲地有聲. 且容我以一個市民和讀者的身份一抒己見.

今天, 寵壞了的香港市民遇上社會事件, 慣性地對號入座, 將自己放在“正確”和“真理”的一邊. 傳媒也很樂意推波助瀾, 將事情兩極化, 非黑臉即白臉. 但究竟是先有失格讀者, 抑或先有失控輿論? 說媒體是商品, 縱使不是合情, 也是合理合法的. 作為推銷員的眾傳媒老板, 為了迎合顧客需求, 『逢屍必艷、凡商必奸、遇案必訊』註般去製造社會亢奮, 我們有權斥責他們嗎?

台灣一項就社會不安情緒作的民意調查顯示, 民眾認為亂源排名第一是『立委員』、第二是『媒體』. 哀哉傳媒, 竟與政治家共棲於一渾水. 話說回頭, 我覺得中國的政治生態仍是有進步. 不論是香港議會的語言暴力、抑或台灣議會的拳腳交加, 都沒有反對黨人被拉進黑獄, 有包容就有進步, 誰說民主不用付出代價.

談到台灣傳媒霸道, 今期《明報月刊》, 陳若曦訪問國內雜誌《炎黃春秋》的八十五歲社長杜導正和編輯部, 《炎黃春秋》是大陸少數竭力維持異見空間的雜誌, 諸君回首昔日“國治媒體”的悲痛, 鑑古識今. 陳若曦說得好:“『國治』是一把懸在頭上的利刃”, 說到底『媒體治國』仍是比『國治媒體』優勝千倍. 但港人要惜福, 要用理性去告訴傳媒, 我們需要的是持平的報導, 向失控的輿論說不.

『躬自厚而薄責於人』, 我們就是社會, 不存在『我對, 社會錯』這悖論. 與其將責任推卸給別人, 我們應該把主動權拿回自己手中, 讓傳媒老板知道我們要的不是霎時的興奮, 而是雋永的睿智.


註:- 上世紀六十年代, 香港報業發展蓬勃, 有段日子小報萌生, 很多都以煽情來促銷, 有人謔稱縱是八十歲老嫗在街上心臟病發, 蒙主寵召, 也會被小報編輯冠以『艷屍倒卧街頭』.


(於2009年2月4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