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5, 2013

寫在US Air 224經濟艙上


在一個坐飛機已經不再是身份象徵的年代,我是一個坐飛機很頻密的人。近年因為中國真的富起來,往返上海北京不算,即使飛往國際都會紐約、倫敦、東京、新加坡航班,都會和大陸旅客短距離接觸。他們有些是出差,有些是旅遊。今天,在一些流行旅遊目的地的公共設施,例如機場接駁巴士和候機室,聽到普通話廣播或簡體字告示,已經很稀鬆平常。

今次因為和家喬一起去美國參觀當地的高中寄宿學校和面試,途中要接駁很多內陸班機,US Air 224班機是從加州安大略(Ontario)機場 (在羅省機場以東70公里)飛往中部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再轉往東岸的波士頓。

很久沒有乘坐美國的國內航機,坐經濟艙談不上享受,小點是要付錢的。機艙和服務員都帶點老態。還好是座位因為是設計給大塊頭的美國人坐,比我們“萬里一家”的寬敞很多。

坐飛機,我喜歡在通道上蹓躂,既舒展筋骨,亦可八卦別人在做什麼。有陣看到一些怪誕的睡姿,亦樂在心中。今天各種手提電子產品打入尋常百姓家。機上,很多乘客都是靠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打發時間。在同胞多的航機,大部分的電子螢幕上面都是遊戲、電影等等,娛樂至上,而我身處的機艙裡,看字的人佔大多數,不是書本就是文件,也包括不少電子書。 似乎時間花在什麼地方,老美跟我們國人仍是大有不同。

登機後,安頓座位,美國的內陸機,現在是按行李件數收費的,手提行李的管制很嚴,機上很少會出現爭用行李艙的場面(這是國內旅行常常出現的場面)。最感到震撼的倒是下機時的秩序井然,前排的人一定是先走的,不論年紀是老是幼、行動是快是緩,結果都是乘客一行一行像潮水般退下,很有層次,不會出現爭先恐後。乘坐美國的內陸機是對國民修養的一種體驗。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整個航程所製造的垃圾很少,機艙的整潔度在上機和下機時,分別不大。部分原因是機上不供膳,亦不會出現大陸國內航機上旅客帶食物上機野餐嚇場面。

下機後,我往取行李車,是要收費的, 前面的黑人老太婆找不到零錢,我代她付了,花了四塊美金,算是替中國人掙點面子吧!

(於2013年1月25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