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1, 2013

元旦雜想


1月1日元旦日,應該是普天同慶的日子,然而因為政治訴求,不少市民都付出了寶貴的一天假期,當中包括忍受堵車之苦的非請願人士,拿薪水上街的則是另一碼子的事。

看到殖民地區旗上街,我跟陳副主任和魯主任一樣,心感不是味道。然而回歸15年出現這樣的場面,雖然是個別事件,絕對不代表普羅的心聲,但我們能怪誰嗎?是怪西方邪惡勢力?是怪泛民的不知好歹?是怪香港人發窮惡?還是共產黨的統戰失敗?

2012年最常見的政治詞彙是「誠信」。其實,對於一個有民意授權的政府來說,能力比誠信更重要,能力當然包括如何包裝自己,在群眾心裏面樹立看得見的公平。試看克林頓緃使在白宮任內與實習生有不倫之性,退任後仍然人氣旺盛。選民因為領袖是自己投票選出來,更不濟也怪不得人,對政客也變得寬容。

但在一個沒有民意授權的社會,廉潔就變得非常重要,這是為什麼新上任的習總書記對反貪那麼着緊。

另一個例子是新加坡,人民行動黨在新加坡立國之後贏得大選,領導層明白要實行專政,必須廉潔,黨領導在重要場合,穿的是清一色的白襯衣和白西褲,意義亦在此。

1月2日上午,我經過昨天晚上反梁示威者和警察對峙的畢打街,十二小時前擠得水泄不通的,今天已回復正常,地上沒有多了一塊垃圾,香港人示威是世界上最和平的,正如議會上的香蕉,永遠擲不中特首。

很多人對政治噪音很反感,但如果社會變得是「假和諧,真獨裁」,那我唯有指望上天賜給我們雄才大畧的特首。振英以外,我們需要很多強中、偉國、興邦……我們有這個福份嗎?

丘大教授勸喻學生不要荒廢學業,是愛之深的表現。有學生不以為然,認為世上有比學習更重要的事,例如關心社會。我覺得雙方都有道理。

我們都曾經年青過,真理是會隨著時間改變的。成年人的苦口婆心,學生聽不入耳是理所當然的。反過來說,社會是需要新陳代謝才能成長向前。

香港的管治,現在落得是「一等野心、三等能力、五等班底」。2013年的運程是:「好也好不到那裏,壞也壞不到那處。」

(於2013年1月11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