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2, 2013

塞國危機源於Convergence Trade


Convergence Trade(異曲同功的Divergence Trade)是很多對沖基金經常使用的技倆。

例子有很多:  1992年,索羅斯成名之作狙擊英磅就是針對英磅最終要脫離歐洲滙率機制(ERM),最後是索羅斯KO英國政府,斬獲超過10億英磅; 1997的亞洲金融風暴亦是因為炒家賭泰銖脫鈎美元而引發,最終亦是外圍資金擊倒泰國政府。反過來說,有很多熱錢亦會因為炒接軌而流入市場,年前,很多游資因為投機歐元區逐漸擴大和利率一體化而流入一些歐元區的邊緣國家,包括今天陷於水深火熱的塞浦路斯。

坊間對目前塞浦路斯金融危機的成因有很多誤解。

其一,有異於希臘塞浦路斯政府並沒有未來錢,塞浦路斯政府的財政收入並沒有出現很大赤字近年甚至曾經出現盈餘塞浦路斯亦是2004年加盟歐元的10個新成員中最富有的國家

其二很多人稱塞浦路斯為洗黑錢的溫床其實近年塞國收緊銀行監管它是少數國家完全附合36個國家聯署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這點連法德荷蘭都比不上。根據反洗黑錢指數AML的報告,塞浦路斯在被調查的144個國家中,洗黑錢風險排名11,在它之前,依次是伊朗、希臘、盧森堡、德國、瑞士、俄羅斯、拉脫維亞、美國、西班牙和荷蘭。

俄羅斯資金湧入塞浦路斯是真 - 東正教的背景英國人留下來保護資產權的法制10%的企業利得稅(全歐最低)地中海怡人的氣候等都對俄國人很具吸引力俄羅斯在塞浦路斯的公開和非公開的存款,估計佔總存款684億歐羅(下同)超過三成,今次歐洲金管的頭馬車:歐盟歐洲央行和國際貨幣基金向塞國存戶開刀有評論認為是針對俄羅斯。

熱錢湧入塞浦路斯銀行又怎樣應付呢?小國的商業借貸當然消化不了那麼多資金塞浦路斯銀行選擇將大量資金投資於希臘國債他們犯了不少銀行和政府同樣犯的錯就是視希臘政府債券的風險為零當希臘國債跌至面值三成時估計塞浦路斯銀行的損失達40億對於人口60萬國民生產總值不出200億的小國,這是一沉重的打擊。

今次由德國主導的緩助方案,堅持銀行的持份者必須為壞賬付出代價。一般的銀行資本結構,最上層是存戶,其次是放債人,最底是股東,股東血本無歸,固是無可避免,但由於塞浦路斯銀行很少發債,銀行的存戶便被迫承擔損失,國際慣例,銀行出現風潮,存戶的利益都是最受保護的,今次虧損要由存戶分擔,最先提出的方案,甚至令高資產的損失高達四成,眾皆嘩然。一個國家的銀行存款(相等於銀行的負債)是國民生產總值的三銀行體系安全性絕對有能力顛覆整個國家的經濟。

塞浦路斯銀行,在關門一週之後,重新營業,但並沒有引發擠提和恐慌,最壞的情況是否已經過去了呢?小國無外交,國民生計的好與壞亦很快會被人遺忘,如今大家尚且關心的,只塞國央行會否大手拋售黃金導致金價暴瀉而已。

(於2013年4月22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