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6, 2013

銀行家與佔中

應電視台的邀請,在財經頻道上和Stanley(黃遠煇)交換了金融界對佔中的意見,我因為口齒不靈,對文字溝通遠比對聲音有信心,所以我揀選了一些主持人提的問題用文字更完整地表達我這既不廣泛復沒有代表性的一夫之言。
首先,銀行家寫什麼東西,都要先來一段disclaimer,我又豈能免俗。佔中既云不介意以身試法,這行動是有其危險性。我的信仰是:要求別人去做一些犯險的事,如果自己沒有打算參加,又或機會成本不相等例如擁有外國居留權,是於理有虧的。我持有外國護照,所以按理我只可以不反對而不可以鼓勵別人佔中。

Q1. 兩位會否擔心,未來香港的政局發展,將會無可避免影響到香港的穩定局面呢?損害到本港經濟發展?
撇開政治立場不談,我純粹從功利的角度去考慮。香港現時最重要、最迫切的社會問題是政府的認受性,而不是有沒有人在中環示威。
香港目前民間意見嚴重撕裂,中央政府和建制派沒有可能憑主觀意願去推行一個他們覺得萬無一失的普選方案,佔中令建制接受談判是必須的,作為談判手段,關鍵是爭取目標的重要性和高度,守法不是一個絕對的要求

Q2. 佔中行動,雖然強調用和平的手法去進行抗爭,即使違法被拘捕也不會反抗,但這個行動,會否真的會影響到中環的運作?即使影響到運作,又會否真的影響到本港的金融秩序呢?

我很矛盾,一方面我希望佔中能夠繼續有效施壓,說佔中的影響,只可以重不可以輕,當另方面,你問我佔中是否香港金融中心的末日,我的答案是否定的

2011年美國的佔領華爾街行動,維持了不足三個月便被警察驅散,被啟發的香港佔領某大銀行入口行動,維持了接近一年,期間恒生指數好像沒有受什麼影響。我每天經過示威者的帳篷和攤位,有陣時亦會好奇他們今期推介什麼反建制書籍。

Q3. 根據中央官員的言論,可以預期內地對政改諮詢有一定程度的擔心,尤其是關注泛民有機會入閘參選特首,其實兩位認為,即使泛民的人士當選特首,對本港的金融發展是否一定會構成很大影響呢?

香港大部分的選民都是怕事和務實的中產,再加上建制派的競選機器和動員能力實在高班,即使是一人一票,激進民主派的勝算是零,反之一旦政府的認受性被接納,議會就不會再被擁有百分之十五的選票的永遠反對黨脅持,另方面,任何人或派別入選,他們都會從半激進走向全建制,這是香港的現實,亦是政治的現實

Q4. 最後,兩位對香港的政治前景發展是否樂觀呢?預期諮詢的結果,能否達至一個社會大部份人都接受的選舉方案呢?
我是樂觀的,我更希望大家從大處去看這事情。

當八大商會都公開反對佔中,亦即是說作為一個banker,你的大部分客戶都反對佔中,但我覺得看這問題,要超越於banker的身份,甚至要超越香港人的身份,而要從中國人的身份看。

香港肯定為這些政制爭拗付出代價。過去這一段日子如是,短期的將來亦如是,但香港的失是中國的得,我們讓神州大地的中國人看到政府是可以制衡的



(20131216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