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 2013

黑天鵝不過是烏雞而已

我書架上有一本書叫《Dynamic HedgingManaging Vanilla and Exotic Options》討論期權買賣的工具書。1997年初版,當年在期權交易圈子是頗流行的。內容很technical,談不上文采,工具書一本。書中是這樣介紹作者的:任職銀行期權交易員18年,服務機構包括信孚銀行和東方滙理銀行,寫過超出2萬張交易單,鑽研了不下5000種風險位置。

那時Taleb仍未暴得大名。
金融海嘯令全世界的人都認識黑天鵝這名詞,也令Taleb 成了炙手可熱的學者。市場的不可預測性最先出現在Taleb的第一本非技術性著作《Fooled by Randomness》,2001年出版,剛巧是911事件之後。暢銷一時的《Black Swan》,2007年首版,碰上全球金融海嘯,至今已賣出3百萬本,Taleb出書,盡得天時。

根據Taleb的說法,市場上永遠存在的“黑天鵝事件”要符合三個條件:
  1. 出乎大部份人的意料;
  2. 對世界有深遠影響;
  3. 事件的徵象早已出現,只是大部份人事前忽略了這些數據。

Nassim Nicholas Taleb出生於黎巴嫩,他父母親擁有法國藉,家庭信奉希臘東正教,曾就讀於巴黎大學和美國賓夕法尼亞州沃爾頓商學院。他精通八國語言。2004年他離開交易室,   成了全職作者。他的最新名銜是美國紐約大學風險工程傑出教授(Distinguish Professor of Risk Management)!他亦是一家位於美國加州聖塔巴巴拉利用統計模式來做投資的對沖基金Universa Investment的首席科學顧問(Principal Scientific Advisor)

Taleb在學術界毀譽參半。很多學者接受不了他的誇張,亦批評他的理論膚淺。諾貝爾得主著名期權理論Black Scholes Model始創者之一休斯(Myron Scholes)和Taleb亦有過節。事緣在金融風暴之後,Taleb提出數學模型令那麼多人輸錢,休斯應該退休在家裡玩數獨,Taleb甚至提出應該取消諾貝爾經濟學獎;而休斯則認為Taleb靠賣流行書和演講賺錢,學術不值一哂。

作為一個曾經靠期權交易謀生的人,Taleb基本上並不抗拒風險,亦不認為波幅會引致世界末日。他的新書《Antifragile:  Things that gain from disorder》就提出社會的某部份會從動亂中得益,變得更堅強。他並且將這比喻作債券買賣中的曲率理論(Convexity ):意指債券受利息下跌的得益,比利息上升時的損失為大。所有期權,都具備正曲率的好處。

如果我告訴您:“這世界有些事情是你預計不到的。” 這句話又可以有多大價值呢黃大仙廟前解簽的廟祝,每天不知向善男信女講多少次這番話。Taleb說一些眾人皆知的理論而贏得如此盛名,實在是時勢造英雄。



(2013122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