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15

寫在波幅高懸在70%時

20124月哈佛大學的Eric Stafford和普林斯頓大學的Jakub Jurol合寫了一篇研究對沖基金回報率的文章.  重點是對沖基金的非系統性收入(alpha),主要結論是: (1) 股票對沖基金確實能夠提供(額外)的非系統性收益; (2) 另方面, 如果投資者選擇在固定日期(每月)出售等量的認沽期權(put option), 這策略的表現不會比沒有止蝕的股票對沖基金遜色. 

824日週一下午, 我坐在報價機前看到恒指狂瀉1,500, 眼睛盯住8月份行使價19,800的恒指認沽期權(put), 這期權還有五天便到期, 溢金仍高達200(每點值50). 再看它的引伸波幅(implied volatility)竟然超過70%, 恒指一般的實際波幅(realized volatility)是不超過20%, 實在按捺不住, 致電經紀下單.

期權應該買?  抑或是賣? 作為一個前衍生工具交易員, 我完全明白在大市波動時短了期權(波幅)的痛苦; 股價升時要買得更多、股價跌時要賣得更多, 這是一個辛苦的追逐.  但是如果你是在銀行坐盤的交易員, 每分每秒都留意市場狀況, 有機會做得到的.  但是業餘投資者要做這功夫, 便很困難.    

投資技巧因身份, 買賣期權的心態亦反映了散戶和專業機構投資者的不同. 作為散戶, 出售期權來賺取溢金, 非常普遍, 所有的ELN(Equities-linked Note)DCD(Dual Currency Deposit)Callable Notes都屬於這類.  出售認沽期權(sell put), 方向與長倉無異.  在大亂市時, 售一些近到期日而行使價又有相當安全系數的認沽期權, 是藉超賣賺錢方法之一.

正如上文提及的哈佛/普林斯頓研究, 出售波幅是大部份時間都會賺錢, 但由於這策略是賺粒糖但有機會輸間廠, 市況波動時, 選擇行使價要心中有數,  到期日也要選比較接近的, 減低變數.

但我不會說出售期權是每個人的一杯茶, 除了對期權的認識外, 亦與性格有關.  有人喜歡搭順風車, 我記得初入交易室時, 前輩告訴我:“這世界哪來那麼多buy low, sell high, 更多時間是buy high, sell higher!”我性格喜歡燒冷灶, 總是在超賣和超買之間找機會.

投資和人生一樣, 是沒有必勝之道, 重要的是找到一樣適合自己性格做的事情. 

 

(2015827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