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1, 2015

母忘9.28

雨傘運動又快一年了, 今天很多支持動的人挫敗感很強; 覺得一個那麼大規模的運動, 有一個那麼好的開始(主要原因是政府的犯錯), 結果卻功敗垂成, 好像什麼成績也做不出來.  近日, 香港警方開始起訴佔領人仕, 似乎建制佔的上風愈來愈厲害. 


我在不同報刊文章的讀者當知道, 不論是佔中的前和後, 我的態度都是比較樂觀的.  我既不同意事前建制提出的社會會因佔中而大亂;  佔動行動最終延至79天才結束, 的確是三鼓而竭. 事後我堅持事件雖然帶給很多人不便 (部份是政府為爭取民意支持特意造成的), 長遠對香港甚至整個中國的政府成長都產生正面作用, 今天, 我的看法仍然如此. 
我希望大家能夠用一種樂觀正面的心情去紀念928日這個日子, 一個由於當權者犯錯而導致全香港數十萬人上街的社會運動. 事件証明了大部份的香港人都是和()()(暴力)(粗口)的。 我們每年都記念六四, 相對起來, 六四是那麼遠, 結局是那麼悲慘,  9.28不是。 



 *************************************************

逛書店看到余英時教授寫的《中國與民主》(天窗出版社, 2015). 我雖然是余教授的忠實讀者 (除了學術文章我看不懂之外), 卻沒有留意他寫了這本新書, 仔細看余教授的自序, 原來原書名是《人文與民主》, 2010年台灣時報文化社出版.   港版增加了兩篇余英時在港發表有關公民抗命與真假尊儒的文章(分別在《蘋果日報》和《開放雜誌》), 其他的文章都是原來在台灣發表過的, 談的主要是文化和民主的關係.
余教授的文章首先肯定比括民主在內的普世價值, 重申學術是無分國界的.  他引老師錢賓四校長先生所講:『國學這事應該會隨著時間而被淘汰.  但在肯定民主的同時, 余教授亦提出人文修養是社會發展的基本條件.  單是一人一票的制度很容易被人挾持, 沒有文化的, 民主便不是高質素的民主. 這方面, 余教授是相信菁英主義(elitism).

出生於1930年的余教授, 是香港新亞書院的第一屆畢業生, 畢業後赴美升學, 取得哈佛大學歷史學博士, 除了l973l975年在香港出任新亞書院院長外, 一直留在美國.

自從中國開放, 海外著名學者一直是中共統戰的對象, 中國知識份子向來喜歡親近權力, 很多學者一踏足祖國的土地, 頭腦便變得又紅又脹, 隨着新曲起舞婀娜多姿.  余教授似乎是例外, 上世紀50年代離開故國後, 余教授唯一一次訪問大陸是1978年率領官方代表團訪問大陸, 此後再沒有踏足. 對中國的進步既肯定但亦保持一段的距離, 這既是風骨, 亦可以是盲點. 
諤諤之士余教授雖然反共立場鮮明, 曾經出錢出力支持流亡美國的六四學運人仕, 但本身對政治卻有潔癖.  論大師陳寅恪的文章海內外推崇, 他曾經這樣說:『政治是俗人之事, 對於高雅出塵的陳寅恪卻是無足輕重』.  余教授一直拒絕接受中國崛起論, 有人批評這種態度是源自他於沒有近距離觀察中國經濟起飛, 是偏.

我接觸很多的反共(更正確懼共), 他們很多愈接近權力愈恐懼.  1984年中英和談草簽後, 最急於移民的很多都是做大陸貿易生意的; 聽到對共產黨最猛烈批評, 是來自共產黨員. 究竟是因了解而分開? 抑或是距離令我們客觀? 難說。
 

(2015921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