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4, 2015

安倍道歉多面觀

上週《圓方集》中國閱兵,及中日關係,意猶未盡,今週再讀。 

815日我在東京出差,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剛剛發表了紀念大戰結束七十週年講話,我在英文的《The Japan News》閱讀全文,感覺是安倍好像是承認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責任,並且作出道歉。我第一個反應是有點摸不著頭腦,為什麼安倍的態度會來一個180度轉。翌日,我經台北轉機返香港,在台北候機室中隨手拿起一份《中國時報》(註1),頭條是痛徹反省二戰,安倍道歉,對安位的講話是認可的。回到香港,大部份的輿論就沒有那麼正面了,很多認為安倍的文章焦點模糊用詞閃縮,沒有帶出正確的態度。中國外交部的反應是:『日本理應對場軍國主義侵略戰爭的性質和對戰爭責任作出清晰明確的交代,受害作出誠摰道歉,徹底地與軍國主義侵略歷史切割,不應在這重大原則問題上作任何遮掩』。同一篇講話在日本丶在台灣、在香港丶在大陸因為立場和背景不同反應迴異。

外國朋友問我: 『究竟中國要日本怎樣道歉才肯收貨呢?』我說:『至少應該再不去參拜靖國神社吧』,『但靖國神社裡的也不單只是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犯』,『那麼至少把東條英機從名冊上拿掉吧!(註2)』但在道歉的用語這節眼上,我實在提不出具體的說法。

我不懂日文,有學者指出安倍的發言是用第三人稱。看其言,觀其行,安倍上台後的擴軍舉措,難免令人質疑他話中的真誠。但平心而論,『我們不能讓戰爭無關的子孫後代負起繼償道歉的宿命。』單獨這話並沒有錯。

日本軍隊在二次大戰帶給中國人民的苦痛是真確的。我唸中學時,戰前出生的歷史教師他永遠都不會使用日本人的產品,包括當時香港每個家庭都缺不了的電飯煲。當我聽到這話時,切身感到國恨家仇。 不久之前,有大陸開4S汽車服務店的朋友告訴我,日本車一直在南京都賣得不好,當地人雖然隔了數十年,對日軍屠城仍然未能釋懷。

容我們客觀地看歷史。日本入侵中國造成生靈塗炭,統治手腕高壓血腥,固然是它醜惡的一面,但是不論是國民黨或共產黨都曾經利用日本侵華這事件去穩固自己的政權。日本那陣是亞洲唯一的強國,擁有比昔日中國先進的科技,亦催生統治地方的建設,在台灣如是、在東北也如是。李光耀曾經說日佔年代,星加坡的治安比英國人的時候好很多,鼠竊狗偷都消聲匿跡,因為被抓著會被槍斃。李怡也曾經說過中國真正的法治是在淪陷時期。

早輩支持軍國主義的日本人覺得中國昔日飽受西方帝國主義蹂躪,日本人只不過是取白人而代之,大和文化與中國同源,為什麼中國人要那麼仇恨我們呢?這一論調令我想起很多大陸人不明白為什麼香港人對中央那麼抗拒,說你們在英國人時代又何嘗享有今天的自由呢, 為什麼回歸祖國之後,反過來卻什麼都要爭取?許這是一個不倫的比喻, 我只是想提出: 看事情, 總有超過一個角度。 

註1:《中時》1958年由台灣名報人余紀忠創辦,走自由派路線,台灣解嚴前後,是比較支持本土派的大報。踏入本世紀初,已轉型成為跨媒體集團的中時集團虧損嚴重。2008年,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以個人名義入主《中時》,報章立場開始走向親中。

註2:東條英機和其他六名甲級戰犯的骨灰是葬於名古屋附近西尾市三根山的殉國七士廟,靖國神社只是祭祀的地方而已。

 

(201591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