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7, 2015

不老投資組合



在飛機上看了電影《The Age of Adaline(港譯:《時光逆愛90年》) : 一部不大賣座的西片. 故事說女主角Adaline在一次嚴重交通意外中撿回性命, 但離奇地長生不老. 很多年之後, 她的女兒已經滿頭白髮, 但她仍然美艷如昔.  這些年來, 一直過著獨居生活, 因為要守秘, 常常搬家. 事變後, 曾經有過刻骨銘心的愛情, 但因為害怕自己真實的年齡被對方識破, 最後都拒絕了對方的好意.  過百高齡的她在三藩市一圖書館工作. 某年, 除夕晚會上, 邂逅了一 “年青”伙子, 幾番掙扎後, 終於接受了他的追求, 並且答應拜訪他在鄉間父母, 出席他們結緍四十週年派對, 怎料到訪後, 卻發覺男友的父親是她的昔日戀人, 真相未幾被揭破, 男友父親最後說服女主角不要再逃避, 接受他兒子的愛.  戲的結局有點老套; 女主角在另一次意外中恢復新陳代謝,  和新戀人快樂地活下去。

如果投資也有不老的,  應該設計這投資組合呢?  我覺得關鍵有三:-  1.看重現金流;  2.資產市值的波動意義不大;  3.可以承擔更高的風險.   

首先你要了解你的現金需求是什麼. 因為資產的增值與貶值對“長揸”的人來說意義不大.  只要滿足生话上的現金需要, 便可以放膽作長線投資.  反而需要關心再投資風險(reinvestment risk), 比如說: 買了一些短期的債券, 資金到期時, 利率假若下跌了, 再投資時, 便拿不到原來的利息. 

買長年期的資產, 很多人會喜歡選擇永久債券(perpetual bond), 永久債券的市值是很受息口高影響的, 所以價格波幅較厲害. 但如果你是長生不老的話, 最重要是發債機構依約付息, 縱使債券價格隨着發債體的信用評級改變. 既不用賣, 便不用担心, 這時候, 信貸風險的考慮亦會變得二元化: 違約與不違約。

一般來說, 投資年期愈長, 風險承受能力愈高.  今天, 世界上投資對沖基金最積極的機構投資者便是大學的捐獻基金(endowment fund), 因為它們的現金流需要低, 投資取態偏重資本增值. 因此, 如果世界上突然出現很多不老投資組合, 對高風險負產的需求便會增加, 風險溢價會急降, 風險資產價格的便會激升. 

人如果可以長生不老的話, 類似逆按揭和年金(annuity)的產品, 計價會完全改觀.  所謂逆按揭, 就是一個擁有房地產的人將房產預售予一金融機構, 後者在他在生之年定期提供一固定收益, 他一旦離世,房產便歸金融機構所有. 逆按揭的計價包含年金和保險的概念, 前者主要受折現率(利息)的影響, 後者主要是死亡率(mortality rate)主導.  人如果可以長生不老, 整個計算都要從新來過.

港府推逆按揭, 商營保險公司一直興趣不大, 最後亦只得由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出手. 長生不老也許只存於小說中, 但香港人長壽卻是千真萬確。 很難想像像香港一個那麼高壓的地方, 香港人的平均壽命卻是全球第一, 這和我們居住的城市醫療發達和人口集中不無關係.  這城市搶救生命的能力世界一流, 但間接也製造了不少植物人. 

上面是筆者因讀了長生不老故事後的一些聯想, 老是鑽牛角尖想投資, 是職業病。不老的關鍵是全世界的人都不老抑或是您一個人不老(像電影情節般)? 如果是您單獨不老, 浪淘盡干古英雄, 您又何用跟人家比併, 溫飽之外的財富又有什麼義意呢?  您還會花時間去參透恒指和利息的關係嗎?  還是選擇一片乾淨樂土, 好好享受不絕的回憶和無盡的餘生.  冷看山中一日世間千年?  

(201512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