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8, 2016

一人一票是双刃劍


執筆時, 正值英國前夕, 不論結果如何,很多人都覺得首相卡梅倫的政治生涯已經走到盡頭。2013年卡梅倫有感自己的保守內反歐勢力越來越脹,決定以退為進,承諾如果2015年大選得勝連任,會就留歐與否進行公投今天有政治評論家認為這個決定是代英國政府最不負責任的決定。
歐是卡梅倫政府不足兩年內第二次將影響重大的政治議題訴諸公投,對上一次是2014年9月的蘇格蘭獨立公投,那留英派險勝,且看卡梅倫能否second time lucky? 令我想起戴卓爾夫人在福克蘭島擊敗阿根廷後,冒進地跑到中南海向鄧小平求香港的永久管治權,結果鬧出人民大會堂前那著名的一跌。
歐洲諸國可以說是公投之國,除了行之有年的小國瑞士和列支敦斯頓之外,近年不少成員國也惹上公投熱,今年10月意大利會為憲法進行公投,匈牙利總理亦計劃就歐盟的移民政策進行公投,跟着來還有荷蘭就歐盟與加拿大的跨大西洋貿易合作表決。
上面種種都替已經是千瘡百孔的歐盟帶來不同的壓力,更惹人關注的是很多這些公投都被民粹和孤立主義騎劫。歐盟的有效性有各國政府的代表性,如果每一個經過繁複討論和爭議的條約,都要跑回成員國用公投來,歐盟的集體優勢便很脆弱
每一個針對公投的政治競選活動,其實都充斥着謊言謊言再加謊言群眾的意見,很多時是在恐嚇與誤導下迫出來的。這次的脫歐公投也不例外,傳媒曾經廣泛報導相方選擇性用的理據,都是謬誤百出,猶以留歐派為甚.
公投能否產生理性的結果(當然什麼是理性端視乎你的立場),很多時要看公民質素.沒有普及的公民意識和普世的道德觀,一人一票很容易淪為私慾的工具,我對群眾活動常存介心,因為人性裏面的壞因子很容易在互相激盪下以倍數爆發(還記得革嗎?),而公投亦是群眾活動的一種。
一人一票是一種理想是一種追求香港目前的環境,原地踏步只會繼續內耗.但我們也要明白支持一人一票與否是標籤,不能用來作為批人的工具。 一人一票是一把兩刃劍,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明天香港發生佔中,大陸舉行一人一票公投決定是否應該派解放軍鎮壓,我估支持會遠多於反對的。總不能說我的一人一票是神聖的,人家的就是魔鬼.
寫這篇文章時,我再上Youtube聽一次問誰未發聲,我仍然是很感動的。

補記: 脫歐派最後以52:48險勝, 全球金融巿場馬上跪低. 這亦反映素以消息靈通智神機妙算自詡的財經精英之離地. 民意調查一直說兩派爭持極烈, 但身居富裕的金融界總以為經濟利益比一切都大, 選民會向現實(他們眼中的)低頭, 開的盤大都是錯邊.

(201662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