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 2017

給獄中年青人的信


我很少聽電台廣播,曾經有幾年每星期日的黃昏因為接送孩子上羽毛球課,在車上我都會收聽香港電台的節目「萬千竉愛」,這是一個專為在囚人仕點唱的節目。   點唱對新一代Facebook一族來說,應該是咸豐往事,我是晚上聽着Uncle Ray長大的,對點唱有一份親切感. 「萬千竉愛」的DJ葉韻怡用一把很親切的聲音將這些囚友手寫的點唱信一一唸給他們的家人情人朋友,沒有慷慨激昂,但卻很感人。這節目幫助身陷囹圄的人跟外界接觸。傳統的想法,一個人有了案底,便萬劫不復,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有超過一次的機會.

律政司就新界東北案13人刑期提出覆核勝訴各人的刑期由最初的社會服務令改判為監禁8至13個月不等.  這批年青人沒有雙學3子的名氣,也不一定已決志從政, 只是受運動感召而遭牢獄之災, 但是支持者並沒有摒棄他們, 因為他們之中有些是家中財政的支柱,有心人為他們募捐,照顧他們在囚時家人的生活費,此外亦發活動寫信給這批年青人打氣。寫信給東北十三子可寄往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雙學寄眾志辦事處。我一信二用, 既是給獄中人打氣, 兼償稿債

    您好!   我們應該沒有見過面,我是在中環上班的金融人, 也許佔中時在金鐘擦身而過,寫這對信的目的您打氣. 我是一個比你年長一倍的人,人生走到我這階段,往往覺得激情就像談戀愛一樣,事後看總會奇怪自己為什麼會有那份衝動,然而亦會慶幸一生曾經擁有過那份激情。

這個世界所有的真理都是局部的真理,我覺得大眾要做的事不是造神, 因為人很容易從神壇上跌下來, 而且會跌得很痛. 我們要做的是客觀地批判和向大衆解釋制度的暴力.  我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 因為我覺得這是現實中好的選擇, 香港的未來是屬於你們一代, 權力和財富都改變下了最終要妥協.

今次的改刑, 可能是單獨法官的個人意見, 也有可能是黑手的背後間接經營(我較難接受司法被直接干預), 如果是後者, 我深信他們現在正為自己計算誤而自責. 你們關進牢裡, 反而增加了反對派的團結,弄得不好製造了一個港版劉曉波出來.  另方面, 加刑產生的邊際阻嚇作用其實非常低,大部份香港人早已經是和理非非,  香港超級激進已經沒有市場,加刑反而激發了一些原本是中間派,甚至是淺藍的香港人走出來向權力說不,所以不要以為你們的服刑是微不足道,在權力的錯誤計算下,你們催生了新一批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人。

13個月的刑期在漫漫人生來說連一個段落也算不上。很多年之後, 也許您的政治立場會改變, 您的國家嘅觀念亦都會改變, 我仍然希望不會為這段經歷感到後悔.

最終, 我相信最大的力量是來自容和寬恕,共勉之。

(201782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