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1, 2017

校園事, 校園了

我本科是在多倫多大學唸工程,  多大工程系的校舍散落於市區幾條大街上, 感覺上比較凌亂. 好處是接近唐人街, 午飯去吃一碗雲吞麵既可充饑兼抒發鄉愁.  當年工程系課室不足, 我們借用了荒廢的多市中央參考圖書館(Toronto Central Reference Library).  這座建築物非常殘舊, 印象尤其深刻的是它的廁所永遠不夠用.  工程系男生為主, 所以廁所文章內容特別豐富、圖文並茂.   我在這大樓內流連了4, 對人體生理構造尤其是女性性器官, 知識突飛猛進.  除了圖畫之外, 廁所內亦有很多知指名道姓罵人的文章, 造句之奇特, 用字之精警令我這個洋涇濱英文水平的人茅塞頓開.  當然這些文字不方便在這個專欄內重覆.  罵人的 對象最多是一些不太受學生歡迎的教授.  這些充滿色情和暴力的文字, 校方的態度是不理, 完全沒有意思去擦掉或掩蓋這些塗鴉.  大學仍然大學、男生仍然是男生, 亦未聞有教授投訴.

香港大學校園最近風波不斷.  先有中大校園出現港獨標語, 繼而有香港教育大學學生張貼冷血大字報諷刺教育局副局長的兒子自殺.  另一派的學生繼而發出慶祝劉曉波離世的文章.  有立法會建制派議員聯署要求教育局長楊潤雄跟進, 建制派議員那麼進取, 有說是避免中央干預, 先下手為強; 有說是在主子面前效忠取分; 亦有一些是真心看不過眼.   無論怎樣, 我覺得這些都是越俎代庖, 校園事應該校園了.  從技術的層面看, 對待一些你不同意的聲音, 你一就是完全打壓, 但難道我們可以將這些學生關進牢裡嗎?  二是完全忽視他們的存在, 拉拉扯扯只會給對手更多的材料發揮. 

教大校長張仁良是舊相識, Stephen說得好: 學生教不好,校長當然有責任。 我說: 下一輩不長進,我們上一輩難道沒有責任嗎?

舊多倫多 參考圖書館 ,今天是多大的學生活動中心
*          *          *          *

補記: 摩根大通的總裁戴蒙終於出來說: 比特幣是一騙局, 比我說的慢了幾個月, 我很早便在本欄提出比特幣的升勢是不合理的, 那陣子它的價值仍在1,500元左右(美元。下同), 後來暴升超越5,000元左右.  如果讀者按照我的話做一個短倉, 可能輸得很慘.  所以面對市場, 我永遠都是謙虛的(亦反映出止蝕的重要性). 

比特幣至今仍然沒有一個公開的交易場所, 所謂市價都是通過分佈得很散的交易平台搜集得來, Price discovery是有很多漏洞的, 一個邏輯犯駁單純炒概念仍可以炒得那麼瘋狂, 我久未聞矣!  邏輯犯駁的原因是什麼呢?  , 比特幣如果真的是要成為一種貨幣, 它的價值根本不可能那麼飄忽; 炒它變身成為正式貨幣而升值, 是完全不合理.   , 近期比特幣借ICO風行而價格飊升, 但是ICO只會令更多比特幣的代替品出現, 對比特幣是一件壊事, 不是好事.  這些道理都是很明顯很明顯, 然而市場仍然是那麼盲目.    有說比特幣的升勢很多是來自大陸市場.  中國人對世界的另一貢獻, 除了是輸出廉價手機波鞋之外, 便是虛擬貨幣市場的盲動.
(201791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