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7, 2018

習administration?



想像你參加銀行家酒會, 有些人是做併購的、有些人是做交易的、有些人是做上市的, 如果你告訴人家你是做administration, 肯定會被人家看扁.  他們眼中 administration是代表一些不賺錢、多餘、可有可無的服務. 
電影《戰雲密報》(The Post)   講述 1971年時值美國越戰後期,《紐約時報》在頭版刊登絕密的「五角大樓文件」,揭露歷任美國政府極力隱瞞的越戰真相,引起軒然大波。 出版人嘉芙蓮。格拉咸(梅麗史翠普 飾)當時正忙於為《華盛頓郵報》搞上市,盼以穩健方式帶領報館發展;但編輯賓伯特利(湯漢斯 飾),卻千方百計要取得密件,以張報譽。豈料尼克遜政府史無前例要求法院頒發禁令,阻止《紐約時報》繼續刊載之餘,更提出會對公開資料的其他出版人及編輯提出起訴。《華盛頓郵報》之後從揭密者手中拿到密件, 正為應否出版該資料而掙扎, 本來作風相左的嘉芙蓮及賓伯特利,最終團結一致悍衛新聞自由及公眾知情權, 將「五角大樓文件」公諸於世。
片中給我一個最深刻的字眼是administration.  美國人稱不同總統掌權的年代為這個總統的administration.  我從這個字中看到權力的謙卑.   《戰雲密報》戲裡談的就是尼克森的administration和新聞界對著幹的事.  之前是詹森的administration、再之前是甘迺迪administration和艾森豪的administration.  Administration代表衙門是鐵的, 政客是流水的, 國家、政府和政客是有分別的。  
執筆時, 北京剛剛傳出消息, 中央會提出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最多連任兩期的限期.  消息出台後, 據聞維穩辦立即做工作, 網上很多言論都被刪掉, 連『袁世凱』的名字也被禁查!   但仍有有不少學者公開提出反對意見, 包括前《冰點》主編李大同.
其實今次的改動我幾年前便聽北京的朋友演譯過, 他們的說法是習主席動了那麼多死力, 打倒了那麼多軍界和政界的大頭, 如果說幹完十年便退隱歸田, 那麼那些曾為他賣力的, 沒有了靠山, 命危矣!  那麼, 今天又有誰敢為他硬幹呢?  反貪也好、打擊對手也好, 就是要給手下一個信心, 這個靠山是長期的. 
中外都有不人仕堅持中國需要強人領導, 早時我聽過新加坡前外交官, 曾任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政策學院學長馬凱錫(Kishore Mahbubani)的演講, 他說:『作為一個外國人, 今天我情願看到一個獨裁的中國, 亦不願意看到一個民主大陸』.   這種說法贏得不少中外人仕的支持, 然而是否代表中國永遠不應該向前走呢? 
很多國家的領導人都沒有任期限制, 例如德國和法國, 為什麼人家可以, 而我們卻那麼多顧慮呢?  這是否一個民智的問題?  很多時候, 我覺得中共的做法不是用來管理我們的, 是用來管理農民思想仍然佔主導的13億人口.   想到這裡, 我又怎能不悲從中來.

(201835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