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1, 2019

悼陳明銶教授



上週日參加了陳明銶教授(1949-2018)在香港大學的追思會. 我和陳教授談不上相熟, 只是結緣於兩件不相關的事. 

我一直心儀失敗英雄(failed hero)加上對晚清民國史感興趣, 因此看了不少有關陳炯明(1878-1933)生平的書 ; 陳炯明是一個被國民黨指其叛黨亂國、共產黨斥其為封建反對的清廉廣東軍閥, 他借兵借錢予孫中山, 卻後來卻和國民黨決裂.   陳教授早期硏究香港和民初大陸關係. 多年前, 我讀了陳教授和饒美蛟教授主編的《嶺南近代史論:廣東與粵港關係1900-1938(商務。2010), 印象頗深.  

很多年之後, 通過文灼非兄的介紹, 認識了陳教授, 那時女兒家予正在申請美國大學, 陳教授很熱心地要替家予作升學顧問.   雖然最終因為家予的學校在東岸, 時差和距離的原因而沒有成事.   倒是2016年的暑假, 家予報讀了一個在史丹福大學有關醫療科技的暑期班, 因為未成年需要監護人登記入住酒店, 麻煩了陳教授一次.   後來教授還破費設宴招待家予.

追思會上很多人都追憶和陳教授的交往, 這些都跟我對陳教授的點滴印象不謀而合.   我記得那次安排家予赴史丹福上學, 陳教授非常上心, 老是在追問家予想報讀什麼課程, 擔心家予受騙.   教授事母至孝,  接送也因為教授每天都要陪陳伯母吃晚飯要特別安排.   由於教授不大看電郵, 所以溝通上出現了些小問題, 後來我們終於電話接上了.   陳教授非常緊張, 在電話上談了近一小時, 有點把家予也嚇怕了,  教授之古道熱腸可見一斑.  

今年102°9日當地時間凌晨, 陳教授因心臟病發於三藩市國泰航空公司的貴賓室猝逝, 享年六十九, 不算高壽. 教授一生交遊廣濶, 整個政治光譜上都有朋友. 我和陳教授相交不深, 一直沒有留意他的政治理念, 直到參加他的追思會之後, 才知道他和泛民的關係.   中文維基百科說:  陳教授追求一個自由民主法治的強大中國, 反對台獨和港獨, 堅持中國本位, 卻不是狹義的『中國中心』, 他呼籲中國當局正視香港內部的民生和政治困境. 

多謝以非哥為首的追思會, 編了一本內容豐富的《陳明銶教授追思錄》.  個人一生功過, 縱使是英雄豪傑, 在宇宙中只能算是白駒過隙, 蓋棺之後, 別人怎樣看, 其實是頗有趣的事? 我讀《經濟學人》雜誌很多年, 最喜歡看書末的訃聞(obituary), 文章記錄一些剛剛過世而有紀念價值的人物, 這些人物不一定是名震寰宇的角色, 但作者的妙筆往往寫出主角在世少為人知的一面, 平實中見真趣.  

(20181214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