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9, 2020

武肺變切爾諾貝爾: 小心求仁得仁

大陸網上消息真假難辨, 近日傳出地方政府為爭口罩供應,出動武警和公安,情況令人聯想到中央的管治能力。很早便有人將武漢炎事件比作蘇聯的切爾諾貝爾漏核事件甚至有人提出中國經年受溫疫所害,一半是天災,一半是人禍,人禍是因為政府鉗制言論,人民被蒙在鼓裏,沒有避險的準備。1986年位於烏克蘭的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發生爆炸,蘇聯當日是一個資訊封閉的國家,國民並不知情, 鄰國瑞典偵察到輻射異常, 才揭發這事當日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剛上台,主張開言路,雖然為這共產國家開啟新風氣,但也種下蘇聯解體的因子.

那天和朋友討論武漢炎對共產黨的管治影響,座上有深黃朋友覺得這是共產黨下台的先兆,我比較保守,如果硬要給不同結局的可能性打分,我的推算是:
1.  習大大的管治完全沒有受到動搖,關鍵是軍隊已經牢牢控在習班子手中(機率是80%);
2.  習的權力被削,黨內有另一權力集團崛起,有說是曾慶紅一系(機率是18%);
3.  共產黨下台,甚至出現國家分割的局面,有點像清帝國倒下之後的民國初期(機率是2%).

我欽佩和敬重有理想和激情的人,因為歷史的演變是由他們完成的,但大家亦要用理智去分析後果,我對黃絲朋友說: 最怕便是求仁得仁,中國發展要倒退20年。

前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所(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的院長馬凱碩 (Kishore Mahbubani)是前新加坡外交官,曾任新加坡常駐聯合國代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主席等職位,馬曾經在公開場合說:我寧願面對一個極權卻擁有絕對話語權的中國領導人, 都不願意看到一個四分五裂的中國很多海外華人都接受馬的觀點。


第三世界國家政制改革, 失敗的例子比成功的多,民主換來的是經濟衰退, 阿拉伯之春(茉莉花革命)便是一例,在非洲最成功的改革例子,要算是受白人影響甚深的南非,這不期然令我想到成敗關鍵仍然是國民質數。

我不會接受中國人不值得擁有民主這說法, 更不希望“時機還未到”成了拒絕改革的永恆的藉口。

(2020217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