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9, 2020

禮賓府新主難覓

港澳辦和中聯辦都換了主人, 禮賓府還會遠嗎?

兩辦的新領導談不上是香港通, 但卻是高階領導人和習主席的親信.   這事情和當年彭定康被委任為末代港督是何等的相似呢彭定康是當年英國執政黨保守黨的主席, 完全沒有外交和管治殖民地的經驗, 卻是當時英國首相馬卓安的交心友(彭後來在報章撰文稱沒有大學學位的馬卓安是他從政以來合作過的最聰明領導).  彭上任後更換了香港的管治班底,  改變了香港整個政治生態,為了推行他的政策, 其間甚至不介意破壞了將英國外交部一直珍而重之的中英關係彭亦開啟了香港大眾對民主的素求(對香港是祸是福端視乎你的政治立場).

有說林鄭之所以遲遲不下台, 是因為北京找不到合適的人選, 加上希望林鄭自己惹出來的祸, 林鄭自己埋單說北京真心挺林鄭, 不如說北京挺的是共產黨的招牌.   你看林鄭近日與市民的關係日趨惡劣, 我覺得她明白日子已經開始倒數因此負氣, 覺得孤家沒有負天下人, 是天下人負孤家.   過去這大半年, 大部份行政會議成員出奇地低調, 內閣如此, 官員亦是如是.  我不排除有些政府官員縱使不是陽奉陰違, 也是沒有全心全意為特首出謀包裝政策, 以至原本一些有價值的政令經林鄭的口中說出來, 都成了犯眾憎.   這當中有多少是林鄭剛愎自用, 不聽別人意見有多少是眾叛親離?  實在難說.  

禮賓府又豈只是熱廚房, 簡直是核子反應堆, 上有北京, 下有政治過潔的香港市民, 左有充滿私心並努力拓展直上天庭關係的香港富豪, 右有樂於垂簾聽政的西環, 要平衡和照顧那麼多人的利益, 一點也不容易林鄭讀書的時候肯定沒有唸過『左右逢源』這一課, 難怪她跌得那麼慘

北京要找林鄭接班人亦是很難, 商人如董健華試過; 公務員如曾蔭權試過; 擬似共產黨員如梁振英也試過, 選擇愈來愈少, 難道真是要來一招京官治港嗎?

有坊間傳言李超人會做造皇者, 支持一開明的建制派上台. 我覺得這事是難上加難, 聰明如誠哥應該不會沾這一灘混水在眼下兩極化的環境下, 這一方, 反對派愈激愈多票另一方, 北京在受壓之下, 自信心低, 可能更著緊忠誠度.    政治光譜根本容不下中間派作為香港人, 我覺得這是非常可悲的.  

(2020221日刊登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