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亞姐的白肉

很多年前聽到一個笑話, 話說邱吉爾口舌便給卻又心胸狹窄, 有次跟一老美同枱吃飯, 點菜時向侍者漏了一句“Chicken Breast”, 旁邊的老美堂而皇之地更正邱翁 : 『在我國, 有教養的人叫雞胸肉作White Meat』. 邱翁吃了悶棍, 心心不忿, 明早差人送了一枝玫瑰給老美, 並附便條說 :『煩請插在尊夫人的White Meat上』.

* * * * *

亞視風波, 在管理層出席立法會特別會議解畫之後, 好像已告一段落, 餘下公司公關們在替當事人塗脂抺粉, 已不是戲肉所在.

作為一個納稅不少的小市民, 每當我聽到尊貴的議員要開特別會議聆訊時, 我便莫名的雀躍起來; 更希望提問的內容不要老是繞著什麼幕後黑手、京大人干預新聞自由等老套題目. 我最感興趣的是 : 張、王之間的“背靠背”究竟有沒有佛洛依德所說的潛在性意義呢? 年逾不惑的魔童, 在只可眼觀而不可竊玩的中距離底下, 如何測試佳麗『白肉』的含金度? 凡此種種, 作為納稅人的我可以通過尊貴議員的口, 去滿足我的偷窺慾, 又何樂而不為?

當然, 現實是令人失望的. 張永霖先生牽領的亞視眾頭目, 在答問會上除了重覆“張永霖說張永霖”的詭異外, 並沒有提供任何新材料. 眾議員的提問亦只是表揚自己立場的老把戲.

在問責文化底下, 高官的兩大錦囊, 一曰“道歉”、二曰“調查”. 道歉不用花大筆經濟成本(雖然高官貴為社會精英, 自尊當然可以是無價的); 但開調查委員會而淪為作秀, 實是浪費社會資源. 議員亦本著不用白不用, 什麼事情都來個聆訊, 既可一顯自己的權力, 復可表示為民請命以爭取選票.

亞視作為大眾傳媒是被受監管的機構, 營運健康狀況, 政府當然要過問; 新聞自由的貞潔更容不得被人把玩. 立法會當然有理由召集有關人等, 追查究竟. 但是問的馬虎、答的敷衍.

* * * * *
正是查家的錢、張先生的手段、王先生的口水、亞姐的胸, 干卿何事!

(於2009年1月14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