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1, 2009

錯愕

時維千禧年, 高行建獲諾貝爾文學獎, 華人文學圈子熱鬧了好一陣子. 他獲獎後來港, 在一次演講的開場白裡說:「……我今天站在這個講台, 其實是有點錯愕…..」(大意)

被中國政府視為異國人的高行健, 他的小說並不是我的那杯茶. 文人相輕, 高行健以法國人身份得大名, 確曾惹來不少側目. 然而, 高先生在喧嘩過後, 毫不招搖地重拾他的作家與畫家身份, 風範是可敬的.


* * * *

電盈私有化又傳出新動作, 令我想起一段舊聞.


同是千禧年, 盈科成功擊退新加坡電訊, 收購香港電話公司, 李澤楷先生風頭一時無兩. 一年之後,李澤楷先生因為學位問題成為城中焦點.

財經圈內流傳一個也許永不可能證實的傳聞. 當初新加坡電訊垂涎香港電話公司, 國家對於將具戰略意義的通訊旗艦控制權讓予外國公司, 不以為然, 所以背地裡要求盈科出手作白武士, 將控制權留在香港. 若果傳聞屬實, 則小小超這個電盈大班, 得來有點神推鬼弄. 因為學位問題惹來那麼多閒言閒語, 會不會感到有點無辜?

李先生是否名校畢業, 對投資者, 甚至對李先生的功業而言, 其意義接近零.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 李先生在科網熱潮的高峰, 踏在浪尖上,出來公佈自已其實大學未畢業, 是公關把資料弄錯, 嬴得的應該是掌聲而不是懷疑, 難保不被視為蓋茨第二,為傳奇再添色彩.

安地沃高說過每個人一生至少都會出名十五分鐘. 李先生的出身和事業, 當然穩得不止十五分鐘的大氣時間. 舞台上, 燈光裡, 有些人是主動找尋角色, 有些人卻是身不由已.


* * * *

人生很多的掌聲與倒采, 都不是自己計劃得來, 得失成敗轉成空, 殘留一點錯愕.


(於2009年1月21日刊登於信報)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