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悼李東先生 – 一個不懂金融的銀行高級顧問

李東先生(原名方立功)堅持我稱他為“大哥”. 但論社會地位和功業, 他絕對是我的長輩.

那一年, 銀行的董事局引進了大哥作為銀行的高級顧問, 並重點安排我的部門配合先生發展中國的投行業務. 銀行甚至特意在中國成立一投資公司, 聘用先生任董事長, 專門開拓李先生愿景中的金融業務.

先生是五兄弟姊妹中的老大, 文革時期曾經是紅衛兵捍將, 更曾因為批評陳伯達而鋃鐺入獄. 當了20多年的兵, 粗獷豪邁之氣不減. 40歲下海經商, 一句外語不懂卻先後當上三菱公司的中國副總裁和新加坡淡馬鍚與香港長江集團的高級顧問 (李先生的一生功業, 詳見http://www.huainianlidong.com不贅).

先生雖然退伍多年, 但兵戎生涯帶來的豪邁之氣仍然不減, 做事大刀闊斧, 然而這等作風在看重公司管治的新加坡國有銀行框架中, 有陣好像將一個方木塞硬塞進圓洞裡面一樣. 不只一次, 大哥都點名要求我作為他與銀行斡旋的對口, 在錯綜複雜的辦公室政治中, 知遇之恩也給我帶來很大的壓力. 很多時候, 機構與個人之間的磨擦, 先生都要求我為他擺平.

去年, 我決心離開工作多年的銀行界, 其中一個計劃是引進中東的一個主權基金和國內國家級的金融機構合作, 李先生當中也做了點工作, 安排了高層的雙邊洽談, 未幾全球金融風暴爆發, 計劃也暫時告吹.

在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洪流中, 想做和能夠做的事情很多, 真正做得成的只是九牛一毛. 我和先生相處的時間不算很長, 蒙他看得起, 有陣子他也漏一兩句心底話. 論國企改革, 先生曾歎說“天下莫非黨土”. 先生夕旦以家國為念, 然而了解愈深, 擔憂也愈多.

先生為兩岸三地的統一事業, 憑著自己獨特的身份和個人魅力, 做了大量的工作, 得到國家相關部門的高度讚賞. 另一方面, 他也曾經不只一次地提到雖然中國經濟發展蓬勃, 但國內仍然存在著很多隱憂, 地方民怨潛伏著很多危機. 證諸近年中國出現的社會問題, 先生肯定是有先見之明的.

我常常覺得當年真正懂中國的香港人, 應了一句因了解而分手, 大部份已經在回歸前後移民海外(另一小部份可能已經進了秦城監獄). 我自己卻算是帶著一絲羅曼蒂克的精神, 近年在內地跑生意, 對中國的國情只是懂一點皮毛, 先生的話很多時候都給我很大的啟發.

大哥抱恙之後, 在廣州、在海南島, 我也曾探訪過他, 談的都是生活瑣事, 不沾商務. 那個星期天, 心血來潮, 撥電找李想, 他含咽的告訴我『父親剛在中午離世』.

借用大嫂的話, 62歲而逝, 這是多麼年輕的終結. 人過世留下的所謂功業, 很多時, 只是鏡花水月的場面, 真正隽永常存的是朋友和後輩對他的懷緬.

我和大哥談不上是深交, 蒙他看得起, 也計劃過一些鴻圖大計. 大哥離開後, 每念故人, 心中感到一陣愴然, 既傷天人永隔, 亦慨中國經濟改革開放之曲折.


(於2009年9月16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