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5, 2011

國家崛起, 人民跪下

台上的講者正在侃侃而談中國的崛起, 炎黃子孫的國度現在擁有全世界最大的外匯儲備, 首位是日本; 依現在的勢頭, 不到2050年, 中國會是全世界最多外匯儲備的國家. 台下的我, 在回憶一篇剛讀過的國內文章.

上週出席在新加坡舉行的一個主權基金資產管理的研討會, 中國的經濟勢力是討論的熱點. 24小時前, 我身在成都機場候機室, 在雜誌上看到一篇談中國第一乞丐村 – 甘肅省岷縣的報導.

過去一大段日子, 岷縣居民的主業是討飯, 高峰期全縣過千人行乞. 村支書記也承認“村裡第一批富起來的人是討要的”. 報導的主線是當地的一個小官下崗後, 生活困難, 一家老少於是遷往大城市行乞賺錢, 我這一個對國情一知半解的人感到震撼的是, 在當事人口中, 在交通燈路口向停下來的車索取零錢, 是以勞力換取生活的手段, 與人格貴賤扯不上關係. 有陣子, 他們甚至會向其他家庭『租借』孩子來行乞, 跟安利傳銷的經營手法沒有什麼大分別. 當財富的慾望打敗人的尊嚴, 討飯不過是工作而已. 後來的發展是事主一家衣錦還鄉, 做起小生意來, 生活倒也樂也融融. 如今縣裡環境改善, 政府也進行“禁討教育”, 但城中仍然隨處可見“別跪了, 站起來”的標語.

早些時候, 內地傳媒大篇幅報導我們的曾特首往外國公幹時, 花錢之少迹近寒酸. 因為香港公務員有一套行之已久的守則, 香港人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 反之, 內地談生意喜歡包房, 今天, 在一線城市的五星級酒店和頂級餐廳, 包房絕不便宜, 而且愈來愈有“為貴而貴”的趨勢. 好像價錢一定要定得高, 才顯身份, 至於提供的服務和食品是否物有所值? 已經沒有人理會.

我雖然是土生土長於這一個公認為美食之都的香港, 但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不懂飲食文化、重量多於重質的食物焚化爐. 年來在國內出席商業酢酬無數, 酒酣耳熟之後, 很多時桌上仍然剩下不少山珍海錯, 心裡總有點不舒服的感覺. 近年, 有機會參加社企工作, 更明白到處理廚餘是何等的勞民傷財, 面對滿桌的美食, 頓生“既知結果, 又何必當初”之慨!

中國人的生命和尊嚴, 究竟值多少錢? (還記得毒奶事件嗎?) 中國的外匯儲備那麼多, 如果尊嚴和生命可以用錢買得到, 我們又何必吝嗇? 但中國的社會問題, 不單是貧與富的問題, 也是國民對道德尊嚴的體會. 衣食足然後知榮辱, 何者為“足”, 往往視乎國民質素而定.

(於2011年7月15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