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5, 2011

誰又甘作鱷魚的點心?

週末看了電影《竊聽風雲2》, 感覺上是新不如舊, 可能是題材涉及本業, 我的評賞角度比較挑剔.

電影情節環繞大戶造市, 什麼“搭棚”、“貨源歸邊”都是行內熟悉的事物, 亦引發一點感想.

核心問題是市場是否對所有投資者公平? 我心底的答案是否定的. 全球主要的股票市場, 參與者都以機構投資者為主, A股市場許是唯一的例外. 由是之故, 各國的監管機構一般都很著意保障小股民的利益.

論市場觸覺、資金實力和信息技術, 小股民相比大戶都是在打讓賽, 但坦白說, 股民介意嗎? 不論你是往澳門拉角子老虎機, 抑或投注(皇家不再的)香港賽馬, 擺明車馬, 派彩都是偏幫做莊的. 博彩的人不介意, 不是他們心存做善事或幫助政府扶貧, 而是他們相信即使天秤不是對稱的, 作為弱勢的一方, 我仍然比其他同邊的弱者優勝或幸運. 我給莊家吃沒相干, 只要我能夠吃其他人就成.

股票市場大力推廣公平和透明度, 其實何者為公平呢? 現今坊間鬧得火熱的黑池交易, 就是兩家機構投資者不通過交易所掛牌, 私下議價成交. 交易所的立場是, 這樣的成交如果不公開, 將損害其他投資者的權益. 但從參與黑池交易的機構投資者立場看, 如果其他渠道可以拿到更好的價錢, 為什麼我要犧牲經濟利益去滿足別人的知情權呢?

電影中亦屢次提到洋大鱷與土大鱷之爭, 有點流於民粹. 鱷魚只分有能力與沒有能力, 研究他們的血統和良心? 是自作多情.

鱷魚的能力自然亦跟它本身的大小和水池的深度有關. 在香港這個池塘, 證券交易已經有過百年的歷史, 究竟是洋大鱷抑或土大鱷, 為股民帶來更多福利? 實在很難說.

外國券商開發產品和市場的能力, 的確是提高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 尤其是融資市場的地位, 亦把更多的產品提供予本地包括散戶的投資者. 小股民選擇多了, 可能進行投資活動時的樂趣會增加, 但不一定代表荷包便豐厚了. 證券商為客戶提供新產品, 當然是有利可圖, 但投資不一定是零和遊戲, 證券商贏錢, 並不代表股民一定要貼錢.

洋劵商開發新產品的能力比本地證劵商優勝, 是財力問題, 與智慧無關, 關鍵是規模效應. 舉例說, 如果開發一個新產品或系統需要一仟萬美元, 本地行卻只有一仟個客戶, 比起國際大行有一萬個, 甚至十萬個客戶, 成本自然高很多. 又比如新股上市, 國際投行長年累月養了一大批分析員和營銷隊伍, 有能力捱過生意的寒冬, 才能迎接遲來的春天.

我是支持監管當局鋤強扶弱的, 縱使在天秤上“做手腳”, 以保障小投資者. 然而, 散戶戰勝市場並不常見, 更令人唏噓的是, 贏錢的散戶, 靠的往往是跟風而不是眼光.

(於2011年8月25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