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 2012

我的朋友李寧

2004年, 因為安排李寧公司(2331 HKSE)上市, 認識了李寧先生. 前中國體操王子, 今天的上市體育用品公司的主席.


公司上市, 作為保薦人的投行會在國際配售(International Placement)路演後, 和公司東主洽談新股定價. 路演時, 保薦人將公司股價暫訂在一個價區之內, 然後根據機構投資者的反應, 在公開發售之前定價. 大部份的公司老闆關注自己荷包, 都會選擇把價錢定在接近價區的上限, 作為中介, 銀行當然希望皆大歡喜, 既益股東亦益投資者. 但要說服公司老闆將訂價訂得相宜, 往往要花費不少唇舌. 當日, 李寧先生很客氣地說:“Water, 你決定吧!”

隨著李寧真身在北京奧運一飛衝天, 李寧公司的股價也在2010年創了新高. 近日, 李寧公司的股票由基金愛股變了跑輸大市, 一方面是整個體育用品行業受壓, 另一方面有很多投資者對公司近年的管理頗有意見. 公司最近換了行政總裁, 引入私募基金, 希望為公司帶來新景象.

去年, 國內的《21世紀商業評論》訪問了前李寧公司CEO張志勇, 標題是“帶兵者, 不善”. 文章裡頭對李寧非商人出身而從商, 有所表述. 我和李寧及一班朋友共養的一匹馬, 最近退役了, 馬匹的名字是“友情友義”, 情義在商業社會中難道真的是負累嗎?

李寧是一個隨和但在大事情上有自己想法的人. 多年來, 我和李先生交往. 談公事的時候不多, 更多時候是聚舊聊天, 天南地北、東拉西扯. 有數次, 他在深水灣大宅擺龍門陣, 座上的都不是什麼紳商巨賈, 而是他的一些老隊友. 李先生是一個念舊的人, 中國的運動員選拔制度, 汰弱留強, 拿金牌的只是超少數, 但在訓練場上淘盡了青春無數. 李先生的舊隊友很多都是寂寂無名, 今天或在省隊當個小教練、 或在學校教體育, 但杯酒交錯之間, 沒有階級, 只有舊情.

一次, 我問李寧: 究竟是做生意的壓力大? 還是爭奪奧運金牌大? 他很斬釘截鐵的告訴我“當然是爭奧運金牌的壓力大. 錯失一次機會, 四年後歲月催人, 可能已經沒有翻身的機會, 生意跌下去卻可以再上”. 李寧在體壇上的成功是無可置疑的, 我亦祝願他的後半句可以很快實現.



(於2012年9月1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