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9, 2012

黄山雜感


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

放了一個星期假,和舊同學往黃山登高去也。雖然腦筋離開了辦公室,但是一周的見聞仍帶給我不少經濟的繆思。

l          上山之前,我們在山下的鄉間待了兩天,有機會在田野蹓躂和已經“不太鄉下”的鄉下人聊天,亦是快事。胡溫執政十年,其中一項功績是提高農村生活質素,大部份的農民今天已經不用上繳農作物, 農稅亦免。我們在鄉間看到的田野,每戶的耕地面積不過一畝,種的農作物種類亦很雜亂,談不上什麼規模效益, 收成品主要供自家用,賺不到什麼錢。為了提高收入,不少年青人都選擇往城市找工作。

l          莊稼人喜歡蹲在路邊閒聊抽煙,在鄉間這是最自然不過的舉止。我想,香港廸士尼樂園初啟用時,吸引了不少內地同胞。本地城市人看不慣外地遊客蹲在地上休息、抽煙和高談濶論。其實,這些行為對原本來自農村的人,只是回歸自然而已。

城市人的文明是什麼呢?文明是學懂在狹窄的環境與別人舒服共處,所以要求大家說話要輕聲一點、在人多的地方不要往前擠、習慣排隊。坦白說,這都是迫出來的禮貌,與人性的善惡無關。
 
l          從山底坐纜車 (當地人叫纜車做索道),登山收費是 80元人民幣,有喜歡自討苦吃或自許身體壯健的如我們這批不認老的人,可以徒步上山,大約要走五千多級階梯,這差不多是我一年踏Step Master的總數。但因為友儕壓力,我也只好從眾。路上,最常聽到的聲音是迎面而來的下山客說:「很陡!」,未到半山,道上便會出現一些轎夫招攬生意,他們分段收費,全程加起來也要數百塊人民幣,比乘坐索道要貴很多。轎夫們看着我,就像禿鷹等待垂死的獵物倒下來般,  我使氣地告訴他們,這條路我一定會自己走完,最終,轎夫們只好沒趣地離開。

l          途中看到不少身材精幹的挑夫,一步一腳印地背負食物和民生用品上下山,看來每個包袱都有上200斤重,縱使他們經年在山坡上跑,看他們挑擔的樣子仍是很吃力的。據挑夫們說,他們的工資是視乎挑的重量而定,每天大約可以賺100200元,我問導遊為什麼貨物運輸不走索道,他說是為了照顧當地人就業。我聯想到進出中國的大小機場,經過的人手關卡特別多,會不會也是製造就業機會的另一種。

l          辛苦了一整天,晚上入住了山上的白雲賓館,雖然只是三星級,但因為是國賓入住的,已算是山上的頂級。 賓館地方尚算整潔,然而,餐費和房費比山下貴很多,想是獨市生意吧!走了一整天,晚上大家都來個腳底按摩。問起做按摩的服務員,他們都是農村,曾經在沿海城市工廠工作,賺的錢並不比現在的(二三千元)少,只是因為貪圖近家鄉,所以選擇在山上工作,他們有些已婚,孩子寄養在婆家。他們一上山便會待在山上二、三個月,然後放三四天的短假,往山下探親。浴足店的生意不錯,聞說一年要付近百萬的承包費。

l          比起不少中國的旅遊區,黃山雖然收費不便宜,但保育尚算做得不錯,沿山都有用石塊堆成的垃圾箱,黏在山壁上的棧道扶手,也特意包裝成樹枝的樣子。因為同行都是唸工程的,我們特意研究在這窮山惡嶺上的棧道是怎樣建成的?運輸建築材料固是難題,在這陡峭的山坡上用人力鋪出一層層梯階,簡直是血肉天階。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實在是國家的寶貴資源。

l          旅程結束日, 我們下山踫巧是國慶長假前的週末,從山下湧上一批批踵趾相接的遊客。大家倒不要以為這只是國內情況,朋友剛從馬爾代夫渡假回來,據他說:和幾年前相比,島上現在少見白皮膚的遊客,酒店九成是普通話人,中國遊客的消費力真是大躍進。


 
(於2012年10月19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