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9, 2012

金融行業的Sweet Spot


消息傳來,〝城記CEO潘偉迪(Vikram Pandit)黯然下台。
潘偉迪2007年12月才執掌花旗銀行帥印,這次因為和董事局不咬弦,被迫提早解約,之前他將一手創立的對沖基金Old Lane 1.65億美元(下同)出售予花旗,他亦因此而加入花旗銀行,先後主管另類投資業務(Alternative Investment)和機構客戶部,花旗挑選他繼承前任總裁Chuck Prince是頗出人意表的決定,據聞前副主席亦是前度美國財長魯賓是主要的造王者。

今天的銀行大班,內有股東的壓力(花旗股票長期跑輸大市),外有政府和監管機構的枷鎖,即使過往受人欣羨的高薪厚祿,比起時下的對沖基金經理已是微不足道。潘偉迪加入花旗後,2008和2009年年薪是象徵式的1個大洋,今年董事會答應付他1490萬,但最終卻被股東否決。
如果用收入和付出的比率算,很明顯金融行業的sweet spot已經由投資銀行轉移至對沖基金,下面是過去三年全球最高收入對沖基金經理的頭三名:


2009
2010
2011
第一位 
(公司/基金經理/收入)
Appaloosa
David Tepper
40
Paulson & Co
保羅遜John Paulson
49
Bridgewater Associates
Ray Dalio
30
第二位
Soros Fund
索羅斯
33
Bridgewater Associates
Ray Dalio
31
Renaissance Tech
James Simon
21
第三位
Renaissance Tech
James Simon
25
Renaissance Tech
James Simon
25
Icahn Capital Mgt
Carl Icahn
20

以2009年為例,主力投資不良資產的Appaloosa基金,因為大手買入受壓的金融股而賺得豐厚的管理費,主腦David Tepper亦因此居收入榜榜首,當年美國經濟尚未復甦,頭25位基金經理的總收入,比標普500所有CEO加起來還要多。

但是讀者看到這些駭人的數字時,也要明白對沖基金行業的夭折率是非常之高的,在看得到的統計數字中,超過四成的新成立基金,3年之後都灰飛湮滅於江湖,這還未算很多家庭式〞的對沖基金,我們看到的統計數字都存在survival bias,實際死亡率是倍於此數。

除了薪金大不如前之外,銀行受新的監管條例約束,過去很賺錢的生意,現在都不得沾手,例如過往在低息環境利用槓桿來賺錢,在巴塞爾協訂III 之下,已經難有作為。怪不得有銀行家說:目下經營銀行的最昂貴成本是有形和無形的監管,無形監管是指炒賣一旦出錯惹來的輿論壓力。反觀對沖基金因為客戶主要是超級富豪和機構投資者,Big Boy輸了錢,也不好意思上街,對沖基金倒閉,政府也不擔心too big to fail

對沖基金其實最主要是對沖制度,比起銀行,眼前的監管環境,很明顯是向他們相對有利的

(於2012年10月29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