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9, 2013

大陸民企爭取金融主導權

上次談阿里金融, 意猶未盡, 阿里金融的出現, 其實突顯了中國銀行業的一個缺口.

馬雲認為中國有超過八成的客戶沒有找到合適的服務, 從客戶的人數來說, 我非常同意他的看法的.  我順帶談一下我的親身經歷幾年前, 我曾替一家深圳的微型貸款公司融資公司創辦人頗傳奇, 保羅是美國人, 哈佛大學法律系畢業, 說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 曾經是美國外交部的商務參贊任職大摩主管私募股權投資時, 看上國內小貸機會, 收購了原來是平安和大摩合作的公司, 全身投入這行業他的小貸公司為了增加資金流動性(這是每一家小貸公司都遇到的問題) , 委託我們介紹國內的銀行收購他們的貸款組合當時正值國家大力鼓吹扶助中小企, 所以我亦找來一兩家國有銀行跟他們洽談會上, 我可以感覺到這些國內銀行的高管視這些煩瑣的小生意為雞肋, 從他們的角度看, 要處理幾百個檔案, 做出來的金額還比不上一單大型國企的貸款

銀行股佔A股股值近半, 銀行股不振, A股很難有戲中國國有銀行股份制改革迄今已經十多年, 中國經濟在這期間亦出現了舉世曯目的增長但過往銀行支持國家政策的角色雖然已經淡化, 但是錢往國企走的慣性仍然沒有改變這不單是銀行的貸款策略, 也是反映整個國情到今天為止, 最低風險和最賺錢的行業仍然是依附國家政策和具壟斷性的國企.

國進民退令近年不少包握機會發了大財的民企老闆開始挑戰向國企傾斜的商業生態最近有所謂三馬聯手(即阿里巴巴的馬雲、騰訊的馬化騰及平安的馬明哲)在國家經濟問題上發表意見除了三馬以外, 聯想集團的董事長柳傳志亦經常在媒體上發表對民企該如何發展的意見.  

我和柳董有數面之緣.   2007, 蘇格蘭皇家銀行和聯想集團合作入股蘇州信託, 是中國信託業務改革後的首數家外資入股之一我代表蘇皇作為蘇信董事之一, 聽過柳董對和政府打交道的一些意見;    他很欣慰蘇皇入股, 覺得有了外資股東, 將來跟原股東蘇州市政府洽談就好談很多, 不然政府不論大小, 慣例都是將本土企業看低一線, 縱使是聯想這已經做得很成功的跨國企業在中國, 官和商的階級差別仍然是很明顯

銀行銀行在愈來愈多人談論peer-to-peer lending和互聯網金融的時候, 傳統銀行是否已經敲起了喪鐘金融海嘯之後, 很多人批評銀行是罪魁禍首, 然而到了今天, 銀行仍然在世界經濟中舉足輕重, 在資本主義大本營的美國如是、在小國如瑞士如是、在崛起中的經濟巨人中國也如是.                       


(2013719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