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3, 2015

芝加哥染綠

整個三月, 大部份的時間都在美國, 半公半私.  一邊和我紐約的合伙人開會, 另外帶明年大學的家喬參觀美國東部和中部的學府.   整整三個多星期, 聽得最多的女仕聲音不是我的拙荊, 而是goggle map裡面那位帶路的小姐:  “… in quarter of a mile, turns left…turn right at the fork…”.  下面是這段日子所見所聞的一. 


37日是聖帕特里克(Saint Patrick’s Day), 愛爾蘭人的國慶節, 節日活動包括戴三葉草、穿綠衣和喝啤酒,  那週末, 剛巧在芝加哥, 碰上了全城皆綠的日子.  除了例牌的花車遊行之外, 市政府特意將密芝根湖部份的道染成綠色. 


在芝加哥, 參觀出芝加哥大學和西北大學, 前者最著名的當然是她的經濟系.   芝大的經濟系是擁有最多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者的大學,  香港人熟悉的著名學者包括費利民(Milton Friedman, 1912-2006)和史特加(George Stigler, 1911-1991)和高斯(Ronald Coase, 1910-2013). 芝大的課程向以嚴謹見稱, 據聞當年博士生要將艱辛的價格理論弄得精明通透, 才能通過苛刻的考試.     芝加哥學派推祟自由市場, 認為人是理性的經濟動物、市場是最好的調節者, 由這種學說衍生的貨幣主義在上世紀長期主導美國經濟政策, 取代30年代以還的凱恩思主義, 成為經濟學說主流.  然而,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 很多人都開始懷疑人的理性. 

我從事金融行業多年, 經濟學卻只懂皮毛,  感覺上經濟理論像時裝, 潮流此起彼落, 我相信世間上沒有一種學說能夠解釋人類所有的經濟活動.  政治固然是東風起西風落, 週而複始, 經濟學說亦是如此.

芝大創立時, 獲得洛克菲勒家族捐款支持, 但家族堅持不要以洛克菲勒 (紐約市現時有一洛克菲大學是別話), 約翰洛克菲勒後來說這是一生最好的投資 .   我覺得美國今天的國力和的高等教育有很大的關係.  美國富豪樂意回饋國家, 教育更是其中重點.  早時有中國富商捐款美國大學, 大陸網民批評.  我一向不支持這些民粹主義, 中國今天教育系統百孔千瘡, 我認中國富豪的錢應該首先回饋祖國.

 那來自小石鎮女人的黑莓手機

 一連數天, 我早晚在酒店房間內的CNN上看到的, 都是談論希拉利的手機問題, 不知底蘊, 以為這是美國政府的國家大事呢!

正在磨拳擦掌準備競遂美國下任總統的希拉利, 被揭發在任國務卿時, 用私人手機處理國家大事, 違反了保安守則.  她承認已經刪除了當中五成接近三萬多封電郵, 外界質疑她意隱瞞純以陰謀論出發, 這是共和黨在找, 最終只可能贏得點數, 很難將希拉利擊倒.  作為一個中國, 我真是覺得美國這地方很可愛.   高高在上的國家領導人談國事, 用那個手機, 草民竟然有權干預?  我相信在中國絕對沒有人敢要求習書記的電話一定要被錄音.  

總統上脫口秀

314晚上, 美國總統奧巴馬上了ABC的清談節目Jimmy Kimmel Live Show, 這並不是奧巴馬第一次作為脫口秀的嘉賓, 他亦曾出現在Late Night The Tonight Show 等的晚間清談節目.   成功的美國政客都盡力擺出親民的樣子, 律師出身的奧巴馬口才便給(我曾親眼目睹他在APEC演講的風), 當然樂意利用這些出鏡機會爭取民望.   年他的任期便會告終, 2008年上任以來, 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表現算是令人失望.  “北圈尾”的奧巴馬, 沒有心理包袱, 倒做出一些大刀闊斧的動作, 例如最近和伊朗簽訂核協議. 

 

 
(201541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