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4, 2015

「一路一帶」的魔鬼細節

自習主席提出一路一帶後,大家都鸚鵡學舌,近日演講台中最常聽到的名詞,非一路一帶莫屬。一路一帶這個筐的好處是:放什麼進去,適隨君便。


話說回頭, 一路一帶的構思是很有道理的。很多人都知道中國現在正面臨嚴重的產能過盛,水泥及鋼鐵等第二產業都出現嚴重供過於求,此外重工業例如建造業等,近年亦努力找尋海外市場,希望將中國的技術和原材料輸出第三世界,再利用亞投行融資,將國家儲備洩洪,藉此建立中國的影響力和國際地位,真是一舉三得!正是一路一帶的屠龍刀再加上亞投行的倚天劍合起來,誰與爭鋒呢?


習主席四月中旬訪問巴基斯坦,簽訂了中巴合作協議,宣布460億美元的投資計劃,包括鐵路改造興建發電創等等,此舉被視作一路一帶啟航,一時間商家都磨拳擦掌,在巴基斯坦找尋機會。


巴基斯坦這個國家的政治立場很特別,立國之初由於世仇印度獲得蘇聯支持,巴基斯坦很自然便選擇了親中。 作為世界上第二多回教人口的國家(印尼是第一),巴基斯坦曾經長期支持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恐佈份子阿爾蓋達的在巴基斯坦也非常活躍。911之後,美國為了反恐,大力攏絡巴基斯坦,但是巴國的軍政人員和回教激進組織仍然是藕斷絲連。拉登便是在巴基斯坦境內的住宅中被美軍特擊隊擊斃的。中國近年努力突破美國的亞洲的圍堵,巴基斯坦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棋子。近日中國和越南重修舊好,在緬甸則再不公開支持金三角的反政府部隊,亦是同出一徹。


我紐約的一個合伙人原藉巴基斯坦,跟當地政府關係很好,早些時候他拿了一個太陽能發電項目找我幫忙.  因為巴基斯坦整個國家極度缺電,能源項目是具吸引力的。這太陽能項目發起人要找銀行貸款,當地人告訴他只要找到中國承建商,再加上出口保險,國內銀行的貸款便會很便宜。 我的大陸同事為這項目敲了很多門,發覺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海外基建項目要融資; 貸款銀行、承建商(EPC)和出口信用保險公司是關鍵的鐵三角.   銀行貸款需要出口保險支持,國家出口保險卻是為了幫助承建商拿國外合約。  

  

央企要配合國家政策,是傳統的光榮任務,但近年更流行的是風險自負,銀行貸款始終要看風險,當中包括:

1.      項目會不會爛尾建不成;

2.      項目建成之後,供電可不可以聯網和買家是否已經簽了購購電協議(Power Purchase AgreementPPA);

3.      售價雖然有PPA保證,會不會出現成本超支,項目由盈轉虧;

4.      當地政府違約或出現外匯管制。


化解第一項風險需要有一個具說服力的商業計劃書和具實力的承建商;第二項風險可以藉國家(例如首都市政府)發出的購電協議解決;第三項風險回到商業計劃的可行性;最後第四項風險就要靠出口保險支持。銀行貸款給像巴基斯坦這些高風險國家項目,很多時都會要求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中信保)提供擔保。但中信保一般只會擔保國家債務和貨幣可兌換性,不會擔保購電協議,縱使中巴兩國今天打得火熱,我們和中信保談, 他們然堅持立。但巴基斯坦當地人告訴我們,巴國政府是不會直接擔保PDA的付款的。


投資要看大勢,落實卻要看細節。一路一帶的整體構思甚具吸引力,但執行起來,很多細節並不簡單。就像我們推進這項目,困難重重(最後算帳,原來中國EPC的建造費並不便宜),唯有見招拆招。


(20155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