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1, 2016

圍棋與投資



人工智能掀起一片熱潮, 連一向在香港不算太流行的圍棋也因為AlphaGo而成了傳媒焦點.  我年輕時已接觸圍棋, 但是棋力甚劣.  其實下棋和我的本業投資有異既有同. 

先說分別, 投資不多不少牽涉到運氣, 但下棋卻純粹是理性分析.  正是因為下棋是一個純粹動腦筋的遊戲, 所以我相信電腦終有一日能夠戰勝人類.  反之, 依靠電腦預測市場, 結果可能像我們有限的腦袋般, 都是一般地差.  此外, 下棋的對手是人, 人有情緒;  投資的對手是市場, 你可以說市場也代表了投資者的集體情緒, 但是亦不盡然.   因為有些市場的常態好像回歸平均值(mean reversion)就不一定是人性,  

那麼相同的地方又是什麼呢?  我覺得下棋和投資的共通處是: 最大的敵人是自己的心魔.  韓國棋王首戰之所以敗於電腦, 分析認為是因為心理因素欠佳所致.  近年投資界很喜歡討論行為學, 因為覺得市場上的機會和誤差都是由於人類行為的不完美性所引致.   我在交易室任職的時候, 見盡交易員百態, 坦白說最難過的一關就是自己. 

下棋也好、投資也好、市場也好、人生也好, 所體驗的喜與樂、成功與挫敗都是業.  下面一段文字是幾年前我替香港兒童棋院的紀念冊寫的, 敝屣自珍, 容我作為這期《翼的聯想》的結語吧!

人家說讀紅樓夢,不同的年紀有不同的感受。 我對圍棋亦有相同的體驗.  紅樓夢和圍棋,我中學時代已經接觸過,可恨下的功夫不夠多,書沒有看懂,棋力也沒有什麼進步,我家的兩個孩子:家喬學棋快五年,在唸進段班,家予十一歲,習圍棋也近四年,在唸高級班。我和家喬對奕,他已經可以讓我四子。

我和很多家長一樣,最先讓孩子學棋,是希望他們多動腦筋,訓練耐性,也從下棋的禮儀中學習以禮待人.  自己雖然棋力沒有長進,但難得抽空下棋,卻越來越享受這藝術,尤其是棋盤上的哲理。

老師告訴我,圍棋不是棋,後者重廝殺殲滅對方的首領之類,圍棋的最终目標是爭取空間, 能夠手不沾硝煙而圍地,境界更高。在社會上競爭,能夠不損人而利己才是上上之策

都說人生三歲定八十,然而,棋枰上的經驗告訴我,開局固然重要,但中盤和收官,有陣子會成敗之所繫。  年紀長,更明白人生需要知道什麼是大棋,更要知道什麼時候應該棄子。  棋局中, 有些子是“棋筋”、有些子是“廢子”, 一盤下來, “廢子”和“棋筋”可能不停在轉換.    “劫材”也是圍棋中一個重要手段, 人的一生, 有意無意間留下很多“劫材”, 冷不防我們的對手“命運”來偷襲我們.

年青時代下棋,勝負心重,下棋時候多,看棋時候少,如今因為孩子們學棋,旁觀的機會多了,更明白性格和棋風的關係,我自己性格不喜枷鎖,下棋時常常有衝動偏離定式,棋風比較冒進。家喬勝負心重,喜歡穩中求勝。


(2016414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